当前位置:100EC>B2C动态>奢侈品电商“尚品网”第三次陷裁员风波
奢侈品电商“尚品网”第三次陷裁员风波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6日 15:08:37

(网经社讯)近期,尚品网多位离职员工向铅笔道爆料,公司在大批量裁员,已由原先的二百人缩减至三五十人。公司原先承诺6月15日发放工资,也迟迟没有进展。

铅笔道记者拨打了尚品网官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而后又发送了邮件询问裁员及欠薪事项,截至发稿前未得到回复。

这是尚品网第三次卷入裁员风波。卖身后的尚品网并没有迎来春天。

2010年和2011年,2岁的尚品网正处于高光时刻。该公司一开始便获得雷军天使轮融资,随后晨兴资本、思伟投资等知名机构前赴后继入局,尚品网成立两年便融资超7000万美元。

转折发生在2012年春节。尚品网首次传出裁员消息,而背后缘由或是资金链紧张。尽管该公司及时辟谣否认,但随后多家奢侈品电商开始转型、倒闭。另一方面也折射出,资本正在对奢侈品电商赛道失去兴趣。

2019年第一季度,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总营收同比增长46.5%至11.75亿元,净利润则同比下滑39%至1580万元。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反映出奢侈品电商行业的局限性。

相比于已经上岸的“寺库”,9岁的尚品网,在历经了转型、卖身之后,仍在艰难地“在路上”。

多次陷裁员风波

尚品网又一次传出裁员的消息。

近日,尚品网内部人员向铅笔道爆料,公司正在进行大批量裁员,还拖欠员工工资。该人士还透露,“只有入职时间长的员工才会有一定的补偿,最多补偿一两个月的工资”。关于补偿的具体标准,其并不清楚。

追溯到5月15日,这是尚品网发4月份工资的日子。员工们满心期待的等待薪水到账,未曾想,等来的是一封工资延迟发放的邮件。

邮件中表示,由于特殊原因导致5月份的工资延迟发放,而邮件中所提到的“特殊原因”,或许是尚品网的资金问题。

邮件发出后10天左右,尚品网前员工李春雨(化名)被部门领导叫到办公室谈话。她被告知要签署一份股权协议,内容大致为公司要把员工30%的工资转化为股权,而承诺的股份只有待公司上市后才会产生收益。

李春雨对此并不买账,认为这是公司的“变相降薪”手段。她周围大部分同事都因“薪资转股权”被约谈过。

变相降薪外加拖欠工资,折射出尚品网的发展遇阻,这导致不少员工因此主动辞职。

在职员工王晓敏(化名)已经提出离职,她的公司邮箱也已经被注销。她透露,“公司还在继续裁员,最后可能只有工作四五年的员工和高管才能留下来。”

据了解,尚品网此番计划裁员70%,包括被辞退员工和主动离职员工,员工由原先的200余人减少至30~50人。

像王晓敏这样主动离开的员工不在少数,宋紫薇(化名)也选择了主动辞职。宋紫薇称,“公司让我们主动请辞,还承诺会给一个月到几个月的补偿。直到现在,别说补偿了,连正常的工资和绩效都没有收到。”

尚品网员工绩效为三个月发放一次,6月15日恰好应该发放第一季度绩效。

尚品网的裁员为分批进行。员工们离职时间不同,承诺的发薪日期也不一。“第一批离职员工是在6月15日发工资,第二批则是在7月15日发薪”。

只是,离6月15日的发薪期已过去10天,有第一批离职员工称仍未收到工资。有人找到公司负责人讨要说法,但是联系不到任何人,连微信也不通过,“都在踢皮球”。

值得一提的是,抛开欠薪、裁员,尚品网员工对公司的评价基本偏正面。刘潇(化名)今年2月份入职,后来在6月初离职。她对尚品网的工作环境和企业文化都很满意,觉得公司在设备、资源方面,还有员工薪资上的投入,都看不出是一家缺钱的公司。

艰难前行的尚品网

9岁的尚品网,发展之路历经了坎坷。

2010年7月,奢侈品电商尚品网正式上线。它有过自己的辉煌时期,“平均每季营业收入200%的增长速度”;在成立的两年时光内,屡获资本青睐。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0年1月,尚品网获得雷军数百万人民币A轮融资;同年10月,该公司完成晨兴资本、思伟投资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次年7月,尚品网获得由成为资本、晨兴资本、思伟投资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成立两年,所获融资总额超过7000万美元。

2012年春节前后,顺风顺水的尚品网首次因裁员被推上风口浪尖,业内传闻直接原因为融资未到位。

尚品网方面紧急发布声明表示,近期对公司组织结构和业务布局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优化,这些举措属于公司正常管理行为,目的是为了使企业更加高效的运转。至此,该次裁员事件不了了之。

2014年8月,尚品网完成D轮融资,投资方为高瓴资本,融资金融未披露。而在次年,尚品网迎来第二个“裁员的春节”。

据当年资料显示,尚品网已经从400人的规模减至100余人,这就意味着,那次尚品网裁员规模至少200人。

相关媒体记者曾前往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东路1号懋隆文化创意产业园A栋的办公地点进行考察,产业园的工作人员曾反馈,“听说他们(尚品网)裁员有一个多月了,三楼和四楼正在招租”。

面对外界诸多猜忌,尚品网无奈之下再次于2月5日发布声明。他们承认团队进行局部优化和调整,但强调这是企业经营的正常行为。“目前,公司共有员工450余名,并非外界传闻的‘仅剩100余名’。”

除此之外,尚品网还表示,公司自2013年已转型定位时尚轻奢,早已不是传统的奢侈品电商。由此看出,尚品网察觉到二手电商模式并不适用于奢侈品品类,才选择了调整平台定位。

2016年6月,尚品网再次获得蓝色光标、蓝色创投的E轮融资,融资并未披露。即便近几年融资不断,但仍无力支撑该平台正常运营,尚品网无奈卖身。

2018年1月,在现金流吃紧和裁员的基调下,尚品网签署了卖身协议,将90%的股份以最高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的价格出售予赫美集团(002356.SZ)。

据交易协议声明,出售方尚品网运营实体北京尚品百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尚品)母公司北京新尚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新尚品)与赫美集团签署对赌协议:新尚品及其实际控制人赵世诚承诺,自交易生效起三个自然年内,首年、次年、最后一个对赌年,北京尚品销售依次不低于4亿元、6亿元、9亿元,退货率不得高于24%。另外,协议规定,赵世诚需遵循竞业协议,不得与尚品网存在竞争关系的主体担任任何职务。

除此之外,赫美集团亦以1.5亿元收购新尚品子公司诚宇信(香港)有限公司100%股权。

尚品网的卖身,以及曾与唯品会齐名的走秀网创始人纪文泓因涉嫌巨额走私被抓(2017年8月),加剧了国内高端时尚电商领域的两极分化状态。

行业通病

在急剧变化的资本市场和新消费市场,尚品网从奢侈品销售转型轻奢类别销售。这次转型仍滞后市场,而后的卖身、对赌,证实了尚品网在进行最后的殊死一搏。

尚品网或许错过机会。2012年,尚品网CEO赵世诚曾表示,公司整体毛利润约为35%至40%,25%的新用户在一个月内会重复产生订单。高用户黏性之下,赵世诚曾乐观预测,尚品网将在2013年三季度盈利。

然而,尚品网在2013年并没有等来乐观的结果,反而受到了跨界海淘平台的冲击。尚品网里的一些品牌,通过海淘也可以买到,价格也会更便宜。

2006年至2008年,国内奢侈品电商行业尚处于萌芽阶段,呼哈网、寺库、唯品会等是较早入场者;2011年左右,奢侈品电商赛道迎来爆发式增长,资本疯狂下注;2012年至2014年,多家平台不断倒闭或转型。

尚品网的一路发展,更像是国内奢靡品电商的一个缩影。

尚品网原先定位为“会员邀请制私卖网站”,并“采取严厉的会员邀请制,对入会申请者依照严厉的尺度进行筛选”。有业内人士曾评价,电商作为“流量为王”的行业,其采取的所谓“邀请制”几乎是自断后路。

奢靡品本属于小众消费场景,尚品网对应所倡导的“私密性和尊贵型”,与“流量为王”恰好背道而驰,后来的局面某些程度上也证实了这是个伪命题。

2018年1月,奢靡品网站“呼哈网”创始人连庭凯被扫地出门;今年1月,网易旗下“网易尚品”资金链断裂倒闭;奢侈品电商第一股“寺库”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尴尬,总营收同比增长46.5%至11.75亿元,净利润则同比下滑39%至1580万元。

奢侈品电商行业连遭僵局,躲不开行业内共同面对的难题:品牌授权。

奢侈品电商的货源之一是国内的代理商。大部分奢侈品品牌不会轻易授权给电商,如此一来,货源的不确定性加剧,而消费者与电商平台间的信任感薄弱,导致用户粘性走低。

网购群体对奢侈品价格极为敏感,而电商想要获客必须拼价格,奢侈品网站本身很难维系数量多而忠诚度高的客源,恶性循环,电商们只能依靠资本输血。

无法忽视的是,垂直电商平台面对天猫京东等综合平台的劣势。在商品价格、商品真伪等方面,如何比综合平台更具吸引力留住用户,这或许是长时间对行业的一种桎梏。(来源:铅笔道 文/张茹雅

7月17日,《2019年(上)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发布,已连续第八年发布,被业内视为“电商315风向标”。报告依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上半年受理全国195家电商用户真实投诉大数据所得。报告公布了零售电商、跨境电商、生活服务电商、OTA电商、金融科技电商、电商物流服务六份榜单,共计70家电商平台上榜。其中,苏宁易购、拼多多、京东、网易严选、途虎养车、唯品会、网易考拉、携程、分期乐等获“建议下单”评级,贝贝、蜜芽、去哪儿、来分期、转转、毒APP、拼趣多、达令家、马蜂窝、转运四方等获“谨慎下单”或“不建议下单”评级。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