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新零售>亏损22亿 瑞幸咖啡如何谱写资本故事?
亏损22亿 瑞幸咖啡如何谱写资本故事?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4日 15:52:34

(网经社讯)刚刚获得1.5亿美元B轮追加投资的瑞幸咖啡今日在美提交IPO招股书,计划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LK”,计划募资最多1亿美元。即便其上市的消息已经被提前透露出来,但其发展速度依然令人惊叹。

在IPO之前,瑞幸咖啡共计完成三轮共计5.5亿美元融资,分别在是2018年7月、12月和2019年4月,三轮投资方主要包括BlackRock、愉悦资本、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君联资本等。

“2019年战略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今年初,瑞幸咖啡CEO钱治亚在阐述公司规划时直接放话,“瑞幸咖啡将新建超过2500家门店,总门店数超过4500家;门店数量与杯量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咖啡品牌;为客户提供高品质、高性价比、高便利性的产品。”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门店总量为2370家,其中包括2163家提取门店、109家休息门店、以及98家送餐厨房。2018年2000家门店的既定目标已经实现。

当大家还处于“寒冬”后的恢复期时,瑞幸咖啡却书写着传奇般的故事。巨亏中快步扩张,也让不少人暗暗感到某种隐忧:大规模建店,持续发放补贴,瑞幸咖啡这种模式究竟还能持续多久。这只成立一年半便估值10亿的“独角兽”是否真的能跑出一个新商业故事,还是只是一个寻求接盘的资本游戏?

难掩亏损

毋庸置疑的是,虽然发展快速,但瑞幸咖啡依然绕不开巨大的亏损。

招股书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瑞幸咖啡总净营收为4.785亿元人民币(7130万美元),净亏损5.518亿元人民币(约8221.8万美元)。2018全年总净营收为8.407亿元人民币(1.253亿美元),净亏损16.19亿元人民币(2.413亿美元),其中市场营销费用为7.49亿人民币。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净亏损为人民币5637.1万元人民币。成立至今共计净亏损22.268亿元人民币。



从招股书中也可看出,从创立开始,瑞幸咖啡的净亏损就整体呈上升趋势。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瑞幸咖啡完成B轮融资时,曾有相关财务数据被公布出来。数据显示,2018年前9个月,瑞幸咖啡累计销售收入3.75亿元,净亏损8.57亿元。瑞幸咖啡曾对此作出回应,称其全年亏损会远大于这个数字,但通过补贴迅速占领市场是公司的既定战略,亏损符合预期。

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CMO杨飞也对补贴的方式给予内部肯定,他表示," 用适度的补贴获取这一年的市场规模和速度是非常值得的。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持续补贴。" 对于盈利时间表,他表示 " 现在不考虑这个问题,3-5年之后再说 "。

另外,招股书还披露,截至2019年3月底,瑞幸咖啡负债总额为10.8亿元,账上持有现金为11.58亿元。若按照2019年第一季度净亏损5.518亿元人民币来估算,瑞幸咖啡的账面资金或许只能维持两个月。如此看来,瑞幸咖啡为何如此快速上市也就说得通了。



账面资金吃紧的另一个表现是,今年4月初,瑞幸咖啡将其北京深圳上海广州等多地门店的动产,包括咖啡机、奶箱、粉仓等抵押给中关村科技租赁有限公司,从而获得了4500万元贷款。对此瑞幸咖啡表示,这是一笔常规的设备融资租赁,符合瑞幸轻资产运营的大思路。

收入上,瑞幸咖啡的主要来源是所销售现酿饮料、其他产品,分别是3.611亿元和8400万元,另还有其他营收为3340万元。



也就是说,瑞幸咖啡依然是靠销售商品获得收入,盈利模式也相对简单。若按照2019年第一季度亏损5.5亿元、营收4.785亿元来看,产品价格至少提高到现在的两倍才能达到盈亏平衡,但对于还要继续通过补贴来扩张的瑞幸咖啡来说,显然还不在其考虑范围内。

成本居高不下

一个简单直白的逻辑是,成立以来,瑞幸咖啡一直在靠持续不断的融资来支撑企业的发展和对用户的补贴。

瑞幸咖啡在招股书中也提到了其将会面临的挑战、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影响,比如要保持历史增长率和管理快速增长的能力,获得足够资金来拓展业务和应对商业机会,以经济高效的方式获得新客户或留住现有客户的能力,管理供应链以满足未来运营需求的能力等。

这是由于瑞幸咖啡的疯狂扩张导致其成本居高。通过其运营支出费用的大幅提高便可看出一二。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2019年第一季度的总运营支出为人民币10.056亿元(约合1.498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381亿元,同比增长628.17%,出现巨大亏损也不难理解。

细分来看,其中材料费用为人民币2.758亿元(约合411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940万元;门店租赁和其它运营支出为人民币2.824亿元(约合421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2020万元;折损支出为人民币8400万元(约合125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400万元;销售和营销支出为人民币1.681亿元(约合250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5440万元;总务和行政支出为人民币1.730亿元(约合258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3900万元;

门店开业和其他支出为人民币2240万元(约合330万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110万元。

支出部分占比最高的是材料费用和门店租赁。这在于瑞幸咖啡疯狂的开店速度,招股书显示,截止今年3月31日,瑞幸咖啡门店数量已达2370家,其中快取店2193家,快取店占比为91.3%。

不过瑞幸咖啡的获客成本有所下降,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获客成本为16.9元,去年同期为103.5元。促销费用为6.9元,去年同期为15.8元。

资本造梦?

早前打车大战的补贴方式在瑞幸咖啡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复制,它帮助瑞幸咖啡获取大量用户,并且这种趋势呈指数式增长。数据可以佐以说明:

2018年1月1日,瑞幸咖啡于北京、上海两地试运营;5月8日正式营业,在全国13个城市完成525家门店的布局,试营业期间销售咖啡500万杯;8月,门店数量超过1100家;9月,销售杯量达到2600万杯;12月底,门店数量达到20173家,覆盖北上广深等全国22座城市,消费客户1254万,应用端的月均DAU数值达到26.99万。

最新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瑞幸咖啡门店总量为2370家,第一季度交易客户的累计数量为1687万人,现酿饮料(咖啡)月平均销售数量为1307.7万份。

瑞幸咖啡的发展速度与神州优车不无关系。瑞幸咖啡诞生之初便与神州优车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占股19.68%,黎辉代表大钲资本、刘二海代表愉悦资本分别持有11.9%和6.75%的股份。

比如瑞幸咖啡的启动资金包括来自陆正耀的借款,瑞幸咖啡过往融资中的两轮投资方也都与神州优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A轮融资中,投资方为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君联资本;B轮融资中,投资方为愉悦资本、大钲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等为参投公司,随后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进入公司董事会。对比来看,可以发现后续一轮融资主要是老股东跟进。

另外,在最新一次B+轮融资中,BlackRock是星巴克主要投资人,是星巴克早期排名前三的股东,星巴克股东的介入也使得这次融资备受关注。

凭借资本加持和深谙市场传播规律的营销团队,瑞幸咖啡在过去一年多进驻到各大商圈和写字楼,并在全国各大城市织出了密集网络。强劲攻势背后,亏损也浮出水面。

对于瑞幸咖啡和其投资者而言,这似乎像是一场赌局,若能成功得到后续资本接盘,瑞幸咖啡可以持续做大,投资者也将获得丰厚收益。不过,在完成上市后,瑞幸咖啡的模式能否获得美国主流投资者的认可以及在资本市场能否收获良好表现,还需要时间来验证。(来源:公众号:腾讯深网(ID:qqshenwang) 文/相欣

“五一”旅游消费旺季刚刚结束,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www.315.100ec.cn)用户维权案例库显示,在线旅游(OTA)成为消费投诉“重灾区”,订票、出行、酒店住宿、旅游景点消费的各环节都存有诸多猫腻。其中,同程旅游、艺龙、途牛、携程、飞猪、去哪儿、马蜂窝、走着瞧旅行、联联周边游、世界邦旅行、侠侣亲子游、骑驴游、小猪短租等平台用户投诉较多。问题集中表现为收取高额退票费、订单无法消费、下单后难预约、退改签遭拒、货不对板、特价商品拒绝退款等。为此,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www.315.100ec.cn)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五一”在线旅游,通过快评发布、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法律援助,关注在线旅游平台的消费权益保障。如果您在消费中遇到OTA平台(在线旅游)的各类问题,欢迎向我们发来求助。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