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B2C研究>【B2C案例】松鼠拼拼:社区团购正在洗牌 不考虑买菜业务
【B2C案例】松鼠拼拼:社区团购正在洗牌 不考虑买菜业务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4日 10:47:37

(网经社讯)核心导读:

1.松鼠拼拼加速扩张,后入场者想要去赢先发优势?

2.组织化和信息化上,松鼠拼拼做了哪些调整?

3.社区团购赛道当下局面如何?

背负着过去与王兴并肩作战十年、美团铁军核心人物的光环,从零起步运作一家社区团购平台,杨俊和松鼠拼拼常被外界冠以“美团系”标签。

对杨俊而言,他说自己没法改变历史。作为一个创业者,坦然接受过往经历的馈赠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事实上,作为重运营的社区团购平台,松鼠拼拼身上也确实有着过往“美团铁军”的影子。

但重要的是,他们在做的是朝着未来的事。

- 1 -

“6个月做了美团18个月的事”

GMV破亿的社区团购一梯队阵容中,由美团原销售副总裁杨俊创办、上线于2018年8月的松鼠拼拼,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是“末班车”选手。

相较于一众背景、优势各异的同业竞争者,松鼠拼拼的成绩足够耀眼:截至目前,松鼠拼拼平台用户数达400万,其中成单用户近200万,5个月用户留存率达50%。

目前,松鼠拼拼已经覆盖全国40多个城市的近一万个社区,团长超1万名,其中宝妈人群与小店主人群的比例约为1:2。平台月GMV过亿,客单价为30-40元。

在社区团购的赛道中,竞争者之间的身位正逐步被拉开,松鼠拼拼显然不是掉队的那一方阵营。

接连完成的三轮融资一定程度上能说明问题。2018年11月和2019年2月,松鼠拼拼相继完成A轮和B1轮融资,在这之前,还有一笔天使轮融资,三轮融资总额达6500万美元。

在松鼠拼拼的内部年会上,杨俊曾经表示:“入场时我们是倒数第一,6个月后我们领跑行业”、“松鼠拼拼仅用了6个月,做了美团当年18个月的事”。

不同于其他平台有明显的核心城市和“根据地”,松鼠拼拼基于省会级城市加速扩张,各区域之间发展相对均衡。这让我们想起了之前业内广泛争论的一个点:社区团购究竟是应该用“步步为营”的打法,还是“跑马圈地”的打法?

众所周知,社区团购为数不多的门槛中,跨区域复制是一个难点。在前期是否扩张越多、亏损越多?

杨俊看来,社区团购比较重,很长时间都十分依赖线下,很多因素要综合在一起考虑,通常是组合拳的打法。To C的创业模式中,C端对品牌的认知度有一个过程,早期入场是有很大优势的。

松鼠拼拼深信一点,早期入场和消费者建立信任关系,对后来者而言做到同样的程度就需要耗费更大精力。在过去团购、打车、外卖几个赛道中,这一点已经被多次验证。

在杨俊看来,社区团购在早中期客观来讲,供应链端很难做出差异化,在消费者的认知来看,重点是谁在提供服务。对于消费者而言,新的服务提供者带来的冲击要远远强于几个平台之间在供应链和履约过程产生的细微差距。有和无的问题要大于好和不好的问题,这就是社区团购中存在的先发优势。

- 2 -

在悬崖边上长翅膀

资本和市场裹挟下,社区团购的竞争一直十分激烈,对于松鼠拼拼这样全国扩张的创业公司而言,挑战不可谓不大。

据《零售老板内参》APP了解,完成B1轮融资后,松鼠拼拼在过去两个月中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组织结构的调整升级,二是信息化系统建设。

目前,松鼠拼拼公司已经拥有超千人的体量,在业务协同和管理上,对于公司管理者的能力和架构都有着相当的要求。为此,松鼠拼拼从外部引入了一批职业经理人分管各个业务线。

杨俊透露,公司引入了原阿里菜鸟体系物流副总裁、原美团市场副总裁来分管物流和市场两大版块,另在采购方面引入了来自永辉、华润背景的高管,底层基础已经接近于搭建完成。

在1000多人的公司成员中,有一个团队受到了重点关注,那就是产品研发团队。杨俊介绍,松鼠拼拼目前产品研发团队拥有160人规模,主要进行平台信息化系统搭建。

在他看来,社区团购作为一门生意,其本质依然是电商,核心在于交易。松鼠拼拼的信息系统升级主要针对两个方面,分别是用户端团长运营系统和供应链端效率系统,解决货在哪里和钱在哪里两个问题。

升级后的信息系统,可以实现商品在物理空间上的追踪,从采购到仓储、物流运输、团长配送、用户自提,每一个节点都能得到实时反馈。

另一个方面则是附加在交易上的现金流问题,新的信息系统确保包裹在每个商品上的现金部分,比如说进价、售价、毛利率、账期和财务系统都能实现完全绑定。

随着社区团购的业务扩展,商品数量和空间量级不断扩大,确保商品的信息流和资金流整体电子化,是这套信息系统接下来最重要的工作。

- 3 -

社区团购面临洗牌,松鼠拼拼聚焦本我

松鼠拼拼的一系列姿态调整背后,是社区团购赛道的马太效应正在逐渐显现。

自2018年年底的融资潮之后,社区团购在今年春节后少有声音传出,反倒是社区生鲜零售的买菜业务热度持续攀升。杨俊对记者表示,春节前没有拿到2000万美金以上融资的项目,都早被判了出局。

在他看来,更大规模的调整还在后面。

“现在不是整个行业会死一批的问题,而是第一梯队可能会死一批的问题。”杨俊认为,资本的马太效应,以及平台业务增长与信息化、组织系统不匹配带来的增长停滞,这些共同作用导致的淘汰,大概率会在下半年展露端倪。

“搞不好年底只剩2、3家了”,这个结论不免惊人。

但实际上,社区团购的洗牌早已经开始。据杨俊透露,单单与松鼠拼拼谈过收购事宜的平台就有几十家之多。

“现在市面上的收购价格,能炒到平台月销售额的1.5-2倍。”在某种层面来说,这是一笔算不过来的帐。

“松鼠拼拼从没做过并购之类的事,我们内部看过这个事儿,举个例子,假如说一个地方团月销是1000万,买下来需要花1500-2000万,但事实上干到1000万需要多少钱呢?便宜的话可能只需要200万。当然,花200万干需要时间,收购就是瞬间得到,看似是好,但是划不来。”杨俊给《零售老板内参》APP算了这样一笔账。

对于松鼠拼拼而言,接下来要做的事暂时还聚焦于自身,扩充品类、继续开进更多城市、从爆品机制向商城机制过渡,以及长期内导流至APP等等。

而对于先下正热闹的前置仓和买菜业务,杨俊表示不在考虑范围内。社区团购的线下化,目前都是团长自发在做,松鼠拼拼尚未主动去推动,未来还要再看。而在及时达的生意上,杨俊却是坚决不做。

“创业不是投资,投资可以广撒网,但创业者只能选一个方向。”杨俊认为,满足主流家庭的主流需求,就是松鼠拼拼唯一要做的事。至于其他的消费需求,自会有其他创业者去满足。(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文/孙园 编选:网经社)

“五一”旅游消费旺季刚刚结束,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用户维权案例库显示,在线旅游(OTA)成为消费投诉“重灾区”,订票、出行、酒店住宿、旅游景点消费的各环节都存有诸多猫腻。其中,同程旅游、艺龙、途牛、携程、飞猪、去哪儿、马蜂窝、走着瞧旅行、联联周边游、世界邦旅行、侠侣亲子游、骑驴游、小猪短租等平台用户投诉较多。问题集中表现为收取高额退票费、订单无法消费、下单后难预约、退改签遭拒、货不对板、特价商品拒绝退款等。为此,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进行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五一”在线旅游,通过快评发布、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法律援助,关注在线旅游平台的消费权益保障。如果您在消费中遇到OTA平台(在线旅游)的各类问题,欢迎向我们发来求助。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