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电商人物>梨视频邱兵:初试电商 不怕拥抱新事物
梨视频邱兵:初试电商 不怕拥抱新事物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24日 10:33:13

(网经社讯)“要做好的内容。”在两个多小时的专访中,梨视频CEO邱兵对全天候科技强调了11次同一句话。

这是梨视频创业的第三年,也是邱兵从澎湃新闻CEO、传统媒体人转型成为互联网创业者的第三年。不仅外界看来,即使邱兵自己也觉得仍然未脱去身上浓郁的“媒体味”,“短视频真的是鱼龙混杂的状态,很多内容,我绝对不会让我女儿去看的。”

虽然首次离开媒体创业就乘上短视频的风口,进入了当下的潮流漩涡中心,但邱兵对梨视频的规划,却有着“反潮流”的味道。

与短视频主流的“UGC+算法推荐”模式不同,梨视频采用的是PUGC(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Content,专业用户生产内容)模式,即梨视频中的“拍客”上传视频素材,而平台负责素材筛选和后期编辑,这过程中需要经过类似传统媒体的“三审”流程,才最终得以上传发布。

所以,相较于同行,梨视频在内部运作上对内容方向、质量的把控要投入得更多;除此之外,外部“拍客”群体也需要巨大的财务支出。“每条内容,我们都会付费给拍客。”邱兵透露,梨视频成立以来,融资金额的一半左右用在了建设拍客网络上。

“重投入”模式,导致外界对梨视频的盈利能力持有疑问。“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邱兵清晰意识到,“公司的财务为正,才能安心做想做的事。”

为了寻找更多的商业变现模式,从去年起,梨视频建立了“商业拍客网络”,计划与头部企业合作,定制视频内容。

淘宝吃货”正是梨视频商业拍客方向的第一个尝试。4月17日,梨视频宣布与淘宝合作,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推出全新IP“淘宝吃货”,同时在手淘App、梨视频App等应用上线,由梨视频团队负责内容运营,目标是为淘宝美食商品“带货”。

“如果这个模式能跑通,我们可能会在更多垂直领域、和更多企业合作,商业拍客网络也可能独立出来,专门做商业运营。”邱兵坦言,这是梨视频首次接触电商领域的“探索”。不同于传统媒体时代信奉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如今,邱兵认为更重要的是要勇于拥抱新事物。

“新事物”并不意味着对“好内容”的放弃,邱兵依然强调,希望用户看“淘宝吃货”时,“即使不去买吃的,(也认同)视频本身也是有可看性的”。

五年以前,澎湃新闻成立伊始,邱兵曾在发刊辞上写道,“你正位于混沌的互联网行业”,如今,他正身处这片混沌之中。“进入互联网创业,对我们来说是一次脱胎换骨,把血液和皮肤都换了,但是留下一个头脑和心脏,还是要坚持这些好的东西。”邱兵说。

以下为全天候科技与邱兵的对话内容:

“互联网时代,百年老店是个笑话?”

全天候科技:梨视频是否和其他短视频的发展路径不太一样?

邱兵:对的,我经常听人说梨视频是个异类、奇葩。我们把梨视频定位为资讯短视频,不是单纯的UGC平台,实际上是PUGC,也就是拍客提供内容后,由编辑来编、审,有严格的三审制度,类似传统媒体的审核制度。我们想通过讲述一些比较温情的故事,做一个能传递正能量、价值观的平台。

全天候科技:为什么要强调正能量和价值观?

邱兵:说真心话,短视频是一个鱼龙混杂的状态,耸人听闻的、五花八门的东西都有,但梨视频不要做这种类型,我们有两个原则,一是真实性,梨视频已经发布的50万短视频,全部都是真实的;二是要围绕着“讲述国家的细节”这个核心。

全天候科技:内容上会不会像传统电视新闻一样比较刻板?

邱兵:我是从传统媒体出来的,在《文汇报》、《东方早报》都工作过,习惯于做宏大叙事,习惯这些方面的题材。但是短视频,即使是资讯短视频,也非常不一样,不是说把电视台的资讯剪成好多个片段发出来,就能获得高转发、高流量。

资讯短视频适合小题材,要接地气、有一些小情节,可以是温情的或引发一些思考的内容,所以在这两年多,我们一直定位在“讲述国家的细节”,正所谓“小故事、正能量、大情怀”,我们简称为“小正大”。梨视频的故事就是记录“小正大”的细节,可以说其中有99%都是别人没有的故事。

互联网创业是一件快节奏的事情,如果你创业一两年还不到一个高估值,可能就要出局。我们以前做媒体时,有句话叫“做百年老店”,在互联网时代,这可能变成一个笑话。但我们要做一个产品,还是要不计较一时长短,我想把该建设的都建设起来。

全天候科技:这个建设主要是指哪些方面?

邱兵: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全球拍客网络。我们做了一个很多人都不会做的事情——将融资资金的至少一半,投入于拍客网络的建设,拍客把内容给我们,我们会付其费用,类似稿费。我们现在的目标是要有10万核心拍客。

这是一个大投资,也需要费神费力的精耕细作。但我有一些想法,我们想传递的内容、价值观,不可能由UGC来完成。我们还是希望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把一些传统的或者学院派的东西传承下去。

全天候科技:梨视频一直在强调内容质量,也有人说梨视频其实适合做MCN就好,为什么要自建App、自己做分发?

邱兵:其实做App成本不算太高,最多的费用还是用在建拍客网络上。我们做App,不仅因为流量,另一方面,我们的拍客也要用这个App来上传内容。类似滴滴,这个App带有工具性,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做。

全天候科技:对于自建平台,你更看重什么?

邱兵:第一,有没有优质内容,这是指在全网能形成巨大的、千万级播放量的内容。第二,很现实的一点,是要有足够的商业回报,比如我们今年的成本是3.5亿,如果收益能达到5亿,明年甚至达10亿,那我可以用事实来证明这个模式是成功的。

前者是有影响力、有好的价值输出,后者是有财务支持。这两点,是我鉴别是否成功的唯二标准。

“财务为正,是一个公司的底气”

全天候科技:梨视频在坚持一个和其他短视频平台不一样的模式,你怎么认为这种坚持是有意义的、或者说是可行的?

邱兵:有一个决定性的就是需要财务为正。如果财务为正,可以安心做想做的内容,但如果财务为负了,那全部都是空想。

现在资本非常看重财务。过去资本可能说不计一时之长短,但如今资本进入时就是希望(最终收益)退出。

全天候科技:梨视频现在的商业化状况如何?

邱兵:梨视频在前两年还属于投入阶段,到今年,已经开始看到一些“曙光”,比如我们今年大概会有3.5亿左右的广告收入,基本与成本持平;另外我们还在建立一个短视频版权销售的平台,该平台去年收入为1000多万,今年或将可达到5000万左右。

除了这两个部分,还有就是当下正在进行的“淘宝吃货”合作项目,这部分也会有一些收入。这个合作是基于我们“商业拍客”网络,由于我们的拍客体系运营比较成熟,因此对这一项目的整体投入不算太大。

全天候科技:这是一个纯商业化的项目吗?会不会担心因此影响内容质量?

邱兵:你可以认为这是一个电商,有分配利润的可能性,当然也是内容,我们不会去降格包装很差的内容。淘宝吃货的视频肯定会有故事,本身有可看性,甚至带有我们的一些小情怀。

我最近在看一本书叫《鱼翅与花椒》,一个英国女孩写的,主要写四川重庆菜,很有烟火气。这本书每个章节后面都会附一个菜单,比如担担面怎么做、需要哪些材料,如果拿这本书比作淘宝吃货,有兴趣的人就可以根据这个菜单去买东西;而像我这样对菜单不感兴趣的读者,读这本书的内容本身也会觉得很有意思。

全天候科技:梨视频想向电商领域发展,为什么会想到要进入“吃”这个垂直领域?

邱兵:这个模式不是我们自己思考出来的,是阿里巴巴集团CMO王帅想到的。我们开始是想做垂直领域,比如科技、电子产品或者环保方面,王帅希望就做一个与吃有关的垂直领域,一方面用户群体可以很精准、垂直,而且对于拍客来说,门槛也比拍科技题材要低。民以食为天,与吃有关的故事,可以下接地,也可以和天一样大。

我们还在探索这个模式,如果电商能走通,我们要做的肯定不止“吃”这一个垂直领域。

全天候科技:为什么说这次合作是一个“探索”,有什么顾虑吗?

邱兵:因为我们现在对电商的理解的确很初级,是相对陌生的领域,但这个合作确实提供了一个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以前做内容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但如果只坚持这个“初心”,不去拥抱新事物,是不合适的。我希望我们在做好内容的同时,不排斥拥抱新事物、要变得更活跃。

“优质内容产品会回归”

全天候科技:看到你一直在强调“好的内容”,你怎么看待行业中内容生产的现状?

邱兵:我们的确花了很多钱去做内容。

现在内容生产者是比较失落的,因为你做一个好内容,即使是10万+,不去做商业化的话,也不会有商业回报。好的内容生产者越来越少。如果说有一个商业模型,是把好的东西消灭掉,这肯定不是好事情。例如报纸、电视等好的内容生产者都不见了,那平台去抓取内容,抓取什么内容呢?

我举个例子。比如我自己特别喜欢看足球,结果有些平台一天到晚给我推送足球,每天能颠三倒四、来来回回推送几十条,其实就一两个信息量,这些文章的水平也很一般,就标题改一改。结果我一气之下不看了。

有一次去北京,飞机上送报纸,我旁边的乘客就拿了份报纸看,看完以后把报纸往桌子上一拍,说“原来最近发生这么多事!我一点都不知道”。这就是现在一些平台的问题,只给你看喜欢的,结果其他内容就慢慢看不到了。

可以说,现在的公众,没有一个完整地获取信息的路径。

全天候科技:从这个方面看,你是比较不赞同现在主流的这种推荐算法吗?

邱兵: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领域,比如我喜欢足球,也有人喜欢炒股、有人喜欢历史话题,产品给用户推送喜欢的内容,一定是受欢迎的。

我认为这个方式适合娱乐消遣的需求。因为很多人是抱着消遣的态度来刷手机的,不是严肃地要学习。以前我们的新闻报道喜欢灌输式地输出内容,受众本身就会很抵触,现在看喜欢的内容,就很舒服了。

全天候科技:那你觉得在什么情况下,用户会倾向于算法之外的内容推送方式?

邱兵:我认为,人一定还有另一个层面的需求,就是要掌握资讯、不能落后于时代。比如,我很喜欢足球,但是我不能要求和客户打交道的时候,别人跟我只聊足球,不然我就成孤家寡人了。

所以我自己会觉得,内容平台可能慢慢会有一些回归,受众也会要回归第二个需求。在这个需求下,可能有好的媒体、书籍、高质量的内容产品会出来,也许这个回归会很快。

“互联网创业是一次脱胎换骨,但我们留下了头脑和心脏”

全天候科技:去年上半年,你曾很坚定地表示不想迎合市场做“下沉”,为什么?

邱兵:说到短视频下沉,市场上认为最大的受众群体是三四线城市的小镇青年,他们更有时间去看短视频内容,北上广用户可能没这么多时间看短视频,所以应该“下沉”,抵达更多用户。

我反对“下沉”,是想表达一个不迎合的态度,不想盲目去生产一些庸俗的内容。

全天候科技:但在2018年下半年,你又改口说梨视频要做“下沉战略”,为什么变得这么快?

邱兵:因为我们是想做渠道下沉,现在内容大多做到省会级别,但是江西省不止有南昌,我们想把网络扩大到更低线的城市,做社区化的“三公里资讯圈”。

做下沉不意味着要庸俗化,我也不认为低线城市的受众就一定要看不讲品质的内容。举个例子,梨视频上有很多马云的视频,其实各种人都喜欢看,我有一次去游泳,泳池旁两个救生员就在讨论“马爸爸”怎么怎么说。

全天候科技:在你创业的这几年,刚好也是短视频最火的几年,像抖音、快手这种UGC平台模式很快就火了,经历这些时,心态会有什么变化?

邱兵:也会有很多“眼红”的地方,但我能肯定的是我没有动摇过。

一个是从现实角度看,我们没有技术的基因,说实话,我们想做也做不了。所以从发挥所长来看,我们不会走这条路。

另外,我坚持相信严肃资讯不可能消失,做优质内容一定有价值、有含金量。以前我听到一些媒体招聘的时候很看重广告和技术,这个人有广告资源,拿高薪,那个人有技术,拿高薪,到了生产内容的人,给的薪水就非常有限。我觉得这挺遗憾的,内容绝对是有价值的。

全天候科技:那你有没有比较困惑的时候?

邱兵:肯定有,以前我们做澎湃,对比的是其他都市报、日报,现在被放在一个更广阔的市场中,比用户、比流量、比快速成长,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比来比去,有时真的就蒙圈了。

但是我们必须要往前走,如果固守原来的形式,最后就是被时代抛弃。我们还是有一个信念,就是要做有价值观导向的内容,对社会有正确的引领。

全天候科技:从媒体人转型到创业者,也是从一个观察者变成身处其中,又在短视频这个风口中,是一种什么感觉?

邱兵:其实原来做澎湃也是创业,当然是在体制内创业。现在完全市场化创业,开始会比较焦虑,资本定义成功有它的标准,资本又对你寄予厚望。现在已经比较平静了。至今为止,我觉得有两件事是一定不能丢的:

一是追求好的内容,这是最根本的坚持,我们倾尽所有去做这件事。进入互联网,对我们是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把血液和皮肤都换了,但是留下一个头脑和心脏,还是要坚持这些好的东西。

二是要对得起团队和投资人,这是我们的职业准则。(来源:全天候科技 文/姚心璐 罗丽娟)

近来,在线教育行业频频被爆经营困难、大量裁员,同时多家平台因朋友圈诱导分享被微信打击。另据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用户维权案例库显示,退费难、授课内容质量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任性“停课”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的“五大乱象”。其中涉及投诉较多的有尚德机构、TutorABC、英语流利说、帮考网、51Talk无忧英语、新东方绘本馆、家教平台、同桌100学习网、跟谁学、华图教育、勤学网、学慧网、阿卡索外教网、51cto学院、嗨学网、腾讯课堂、对啊网、沪江网、中华会计网校等。为此,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发起2019电商系列调查专项行动之在线教育,通过快评发布、滚动曝光、专题聚焦、密集播报、媒体联动、法律援助,关注在线教育平台的消费权益保障。如果您有在线教育平台乱象相关线索,请提供给我们!

【关键词】邱兵梨视频电商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