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高兴发: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
高兴发: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9日 08:32:09

(网经社讯)摘要:日前,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高兴发在接受《重庆商报》记者就“花生日记传销”事件时认为,其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

高兴发指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而根据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花生日记利用自行开发的“花生日记”APP平台,采用“会员制”的经营模式,会员通过缴纳99元升级费用升级为超级会员,超级会员及运营商通过发展他人加入并从下一级会员消费金额中提取佣金,平台从会员消费金额中提取管理费用,其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所指的传销行为。

同时,高兴发律师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根据花生日记的佣金计提规则,“花生日记”APP平台将会员分为多个层级,形成上下层级关系,以下级购买商品产生的佣金计算层级报酬,其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所指的传销行为。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花生日记”被罚没7456万!社交电商为何易触法律红线?》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3月14日,广州市工商局就广州花生日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传销(直销)违法行为作出处罚决定,处罚内容包括:责令整改、罚款150万元人民币,并没收违法所得7306.58万元人民币,合计7456.58万元。据悉,这是迄今为止国内社交电商最大的一笔罚单。“花生日记”为何涉嫌传销?社交电商为何易触法律红线?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据了解,“花生日记”创办于2017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杨仙强,曾获得数千万美金融资,但目前没有披露投资机构

实际上,“花生日记”已经计划在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为此“花生日记”从2018年1月份开始对所有业务进行合规性准备,保证公司所有业务都合乎国家法律法规,顺利上市。“花生日记”在2018年4月完成A轮融资3000万美金,近期又完成A+轮融资6000万美金。在上市层面,“花生日记”近期完成了海外VIE架构搭建,并在2019年6月计划完成B轮融资,2019年12月计划完成C轮融资,最终在2020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不过,行政处罚内容显示,“花生日记”采取多层级佣金计提制度和会员升级费用等手段,发展会员2100多万人,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会员遍及全国各省市,收取佣金金额达4亿多元。“花生日记”在3月16日对外的声明中称,已在2018年完成了整改和规范,表示目前模式已经合法合规。

■律师说法

“花生日记”经营模式

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情形

针对此次“花生日记”被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律师高兴发认为,其经营模式符合法律认定的传销。

高兴发指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而根据花生日记的经营模式,花生日记利用自行开发的“花生日记”APP平台,采用“会员制”的经营模式,会员通过缴纳99元升级费用升级为超级会员,超级会员及运营商通过发展他人加入并从下一级会员消费金额中提取佣金,平台从会员消费金额中提取管理费用,其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二)项所指的传销行为。

同时,高兴发律师表示,《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根据花生日记的佣金计提规则,“花生日记”APP平台将会员分为多个层级,形成上下层级关系,以下级购买商品产生的佣金计算层级报酬,其行为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所指的传销行为。

社交电商商业模式

难与传销切割干净

据了解,目前国内社交电商模式分为以下四大类模式:如拼多多等的拼团模式,云集等的分销模式,有赞等的SAAS工具模式,以及小红书商城等的社区模式。不过社交电商虽然发展火爆,却频频触传销红线。

“社交电商的商业模式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很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表示,关于刑法意义上的“传销”与工商行政执法层面的“传销”有很大区别。商业行为即便被认定为《禁止传销条例》所规定的“传销活动”,也不一定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因此,目前市面上类似于花生日记的各类社交电商平台,要从商业模式上规避传销的刑事风险相对容易,但要彻底与传销切割干净则很难。

方超强律师解释说,《禁止传销条例》第二条、第七条等都已经明确了传销的概念和种类,根据该条例之规定,凡是“团队计酬”、“入门费”、“拉人头”的商业模式都属于传销。《禁止传销条例》并未规定,层级达到多少级才构成传销,所谓的“三级传销”其实是刑法意义上判断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一个判断标准。“在这个层面上来说,很多社交平台自以为是的“割裂层级”、“变逐级销售为逐级推广”的规避措施,都是无用功。”(来源:《重庆商报》;文/韦玥 孙磊)

6月1日起,网经社启动“直击618”特别策划www.100ec.cn/zt/2019618/,分别通过消费预警、滚动播报、专题直击、现场探访、社群直播、发布快评、媒体评论、投诉维权,对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网易考拉、云集、蘑菇街、贝贝、洋码头、寺库、网易严选等国内各大电商平台进行持续跟踪报道、监测、评论,为您带来独一无二的618狂欢盛宴。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