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投诉案例库>悠游堂跑路“接盘侠”蜜芽却称预付费未交接 消费者维权无门
悠游堂跑路“接盘侠”蜜芽却称预付费未交接 消费者维权无门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5日 15:36:49

(网经社讯)目前,悠游堂的消费者们不仅面临着要不要花费时间精力维护自身权益的难题,还需要在维护之前,辨明自己起诉的主体。

未来网(www.k618.cn 中央新闻网站)北京8月27日电(记者 谢深森)前段时间,北京的范女士带孩子去位于北京西红门荟聚中心的悠游堂玩,却发现7月中旬还正常营业的悠游堂已经人去店空,徒留一张商场建议消费者维权的通告。

事实上,据记者调查,悠游堂的撤店并非一点痕迹没有,悠游堂的官方微博账号早已停更,最后一条消息是2018年1月25日的“教宝宝折小花伞”,最后一个动态是1月29日点赞了一条疑似家长所发的“昨天出去玩悠游堂”的图片微博。

但 在最后一条微博下的108条留言中,几乎都是家长控诉各地悠游堂撤店不退钱的信息,时间最早的是网友@奋斗莫莫在2月6日的留言“为什么退卡不退钱?”最 新的是8月23日,网友@cra_ck询问“崇文门poli(指北京市崇文门附近的悠游堂Poli主题乐园)也没了,北京哪个还可以去”。

调查:悠游堂偷偷撤店,消费者退费无门

北京的范女士没想到“跑路”这事有一天也会被她遇上。

今年3月份,范女士在北京西红门荟聚中心的悠游堂办理了不限次数的年卡,共花费1500元。7月中旬她带孩子去玩,还一切正常,一点撤店的迹象也没有,但8月份再去,只见人去店空,徒留一张日期为7月31日的通告。

“按照荟聚这张通告说的,(悠游堂)7月31日合约就到期了,那商家就是故意隐瞒。”范女士向记者展示了一张照片,这是她见到的最后与悠游堂相关的东西了。

在这张通告中,北京荟聚中心建议消费者维权。

“办的悠游堂的年卡其他门店也不能使用,现在折算退钱,应该退1000块给我。”范女士试图联系商家,发现负责人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据范女士了解,起初就有50位家长发现自己被“退卡”无门,后续人数还在继续增加。“很多爸爸妈妈要等带孩子去才会发现已经撤店了,我也是一直没发现,还是8月份再去玩才看到通告。”范女士补充道。

除了荟聚中心的店面,还有家长爆料表示翠微凯德mall的悠游堂门店也是人去店空。

近 日,记者前往北京市海淀区翠微凯德mall的悠游堂门店,发现店内供孩子玩乐的游乐设备已经无人打理,门口的柜台处还留有电脑设备、便利贴以及没有收起来 的海报、宣传单页等,店内还有一台悬挂的显示器。一些疑似海洋球游乐设备散落一地,店面的部分装修表层已经开始脱落,在门店的右侧,堆积着板凳、各色壁纸 及塑料板等杂物。

一位家长坐在店内的软凳上休息,一个孩子在店内爬上爬下玩耍。据这位家长讲,这家店至少在一个星期前就已经没人管了,“我们之前也在这里办过卡,次数用完就没再办。”说起撤店的事情,家长庆幸自己没续卡。

记者发现,翠微凯德mall悠游堂门店外立着一个告示板,提示消费者,“上海悠游堂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与商场合同租赁期限至2020年4月,因拖欠商场房租及水电费,现该租户已逃场并停业。”

仅从悠游堂最后一条微博消息下的108条留言消息就可知,目前悠游堂撤店事件已经涉及到广州、昆明、天津成都、上海、南京、福州、长沙、北京、大连、湘潭、厦门、哈尔滨、桂林、武汉、深圳、青岛等17个城市。

留言中吐槽最多的是“突然撤店不通知”和“留了电话说退款但是根本打不通”。网友@葡宝的麻麻留言说,“撤店不退钱就算了,但是撤店之前还做个活动,充了大几百,充完就跑了,性质是不是恶劣了点啊。”

背后:蜜芽疑似收购方 却称未交接会员预付款

记者随即拨打了提示中提供的两个联系方式,一位是暂时无人接听状态,一位是无法接通。拨打悠游堂的全国服务热线,却收到“您不允许呼叫此号码”的提醒。

就 在此时,记者意外注意到店面墙壁上尚未撕下的海报上有“蜜芽乐园”字样,在“入园提醒”的提示旁,还贴了以兔头为头像的“兔头店长”微信二维码,记者扫描 此二维码试图添加此人微信,一直未获通过,但可以看到其微信中的“个人签名”为“蜜芽乐园-宝贝的第二生活空间;兔头店长您身边的亲子娱教顾问”。

另外,在门店遗留的资料中,还可以看到有一沓崭新的“蜜芽乐园”好友劵和悠游堂的VIP会员卡。好友劵的地址上写着“蜜芽乐园(原悠游堂)”的字样,在VIP会员卡背后,则有“本卡为身份卡,可关联您在悠游堂(中国)公司全国指定门店的所有消费。”

家长们来到的到底是“蜜芽乐园”还是“悠游堂”?

在商场的告示中“逃场并停业”的是上海悠游堂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为何门店中又遍布“蜜芽乐园”的宣传,连店长都备注为蜜芽乐园,好友劵中的地址也做了更改?为何蜜芽会员仍可以在悠游堂消费呢?

为 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随后又到了北京银座和谐广场购物中心的另外一家悠游堂门店,在这里记者了解到,目前悠游堂的会员卡使用“仅限本店”,也就是说在哪 个店办的卡就只能在那个店使用,这显然与之前写在会员卡上的“可关联您在悠游堂(中国)公司全国指定门店的所有消费”不符,也印证了家长所说“原本的店门 撤店后,去别地的悠游堂门店消费被拒绝”的事情。

在这家门店中同样张贴了一个公告,公告中表示“本店已被蜜芽乐园接收,门店所有权主体变更,不再属于原悠游堂公司所有。”

并且强调“在蜜芽与悠游堂的交易中,悠游堂并未将其预售的会员预付款交接给北京米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但是为了确保原悠游堂会员权益不受损害,我司将全面承接本店的会员权益,由本店售出的原悠游堂会员卡可按原期限继续使用,未来本店的消费方式将于蜜芽乐园统一。”

在这份公告中,还列出了北京米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地区接收门店清单,其中并无范女士所办卡的“西红门荟聚中心的悠游堂”,但目前已经“逃场并停业”的“翠微凯德mall悠游堂”却赫然在列。

带着疑问,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了“北京米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发现其登记的网址打不开,而天眼查资料上显示的公司联系方式,记者多次打过去均是“对不起,现在网络忙,请稍后再拨”的状态。

律师:要想不被坑,只有拒绝预付款!

目前,悠游堂的消费者们不仅面临着要不要花费时间精力维护自身权益的难题,还需要在维护之前,辨明自己起诉的主体。

未来网记者就此事咨询京师律师事务所师红伟律师,他表示消费者可以到当地去起诉,但师红伟也表示,“这种情况挺多,金额可能不大,但是涉及的人特别多,那种交个几百块钱办卡,结果店转让的事情我都遇到过。”

他提醒消费者,“预付费的服务最好不要购买。”

对于悠游堂与蜜芽乐园之前的业务交接,师红伟表示,正常来说,门店在转让时,之前的预付费业务也一并转给下一家,起码有告知消费者或者征求消费者同意的业务,这种悄无声息完成交接或者直接“撤店”的情况,“说白了就是骗。”

“但是,事实上很多时候,门店在转让的时候并没有告知消费者,就是利用人们‘也没有多少钱,不值得打官司’的心理,其实,涉及的人数广的话,是很大一笔钱,”师红伟说。

师红伟还表示,如果蜜芽乐园在公告中所说“在蜜芽与悠游堂的交易中,悠游堂并未将其预售的会员预付款交接给北京米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确是事实,那么,他们确实没有义务给之前购买预付费业务的消费者提供服务。

对于“交钱容易退钱难”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根源上来说,还是制度设计与监督执行出了问题,导致出现监管漏洞。”(来源:未来网 文/谢深森)

近日,电商行业唯一入选“一带一路”TOP10影响力社会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半年一度的《2018(上)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PPT下载:www.100ec.cn/zt/18wlls)。报告对上半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及移动、社交、农村、生鲜、母婴、精品、品牌等热门细分行业进行解读,重点跟踪: 1)综合电商: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易购、唯品会、国美、亚马逊中国、当当、一号店等。2)母婴电商:宝宝树、蜜芽、贝贝、红孩子、宝贝格子、美囤妈妈等。3)生鲜电商:盒马鲜生、每日优鲜、本来生活、顺丰优选、易果生鲜、沱沱工社等。4)跨境电商:天猫国际、网易考拉海购、京东全球购、淘宝全球购、小红书、洋码头、达令、丰趣海淘等。5)社交电商:云集微店、拼多多、有赞、蘑菇街、美丽说等。6)精品电商: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等。7)农村电商:农村淘宝、云农场、一亩田、链农、美菜等。8)互联网品牌:韩都衣舍、茵曼、裂帛、御泥坊、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新农哥、小狗电器、小熊电器等。

【关键词】悠游堂蜜芽维权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