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O2O>【O2O研究】王兴的外卖风云录
【O2O研究】王兴的外卖风云录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3日 20:22:44

(网经社讯)历经八年“九死一胜”的奋战,39岁的王兴终于带着美团在港交所敲钟。最吐气扬眉的是,美团首日开盘即大涨,较发行价上涨了5.65% ,市值达到4038亿港元(约合514.8亿美元),超过小米(480.1亿美元)和京东(381.9亿美元),位列中国互联网市值第四。

王兴的奋斗史,其实就是一部大写的“外卖风云录”。熬过百团大战、千团大战,这位幸存者随即加入外卖大战,与饿了么大众点评百度外卖等争夺外卖市场,随后不惜“弃阿里投腾讯”,最后在下半场与张旭豪近身肉搏。

在王兴的高光时刻,我们一起来重温这场还未完结的“外卖风云”。

群雄逐鹿

外卖的战事,由2013年开始打起。

随着2012年千团大战的终结,团购的泡沫也被戳破,但O2O的热潮并没有消减,外卖成了新一轮的风口。

但凡是风口,总少不了追风者。美团、大众点评、糯米网、拉手网等近十家从千团大战中存活下来的网站,开始盯上外卖这块蛋糕,纷纷上线外卖业务,与张旭豪创办的饿了么抢夺市场,形成群雄逐鹿的格局。

原本,这是张旭豪一个人的独角戏。

2009年,上海交大研究生张旭豪,从打电话订餐中萌生了创业的想法,靠着十几万的启动资金上线外买平台饿了么。那时候O2O的概念还未被谈起,就连后来轰轰烈烈的团购大战也还处于萌芽阶段,张涛在忙着大众点评IOS和Android客户端上线之事,王兴正为海内网的关闭郁闷不已,吴波刚退出视频网站TVix,风口内一片平静。

可是一年后,随着团购网站Groupon美国大火,杜一楠、王兴、吴波等人顺势入局团购,曾放言不做团购的张涛也在大众点评推出团购业务,接下来的三年里,团购之争愈演愈烈,最多的时候有5800家团购网站在竞争。

但热闹的是他们,张旭豪的外卖业务依旧“冷清”。为了攻城略池,他不得不四处奔走寻找投资人。幸运的是,2011年遇到独角兽捕手朱啸虎,金沙江创投投入的100万美元,支撑着饿了么往前走。

就这样,弹药充足的张旭豪开始着手他的宏图大计,两年时间,饿了么对外宣布进入12个城市,拥有员工200人。

另一边厢,经历一番浴血奋战,美团、大众点评在千团大战中杀出重围,背靠阿里的王兴盯上了张旭豪的外卖业务。

2013年7月,王兴派美团副总裁王慧文去上海见张旭豪,意欲收购饿了么。然而,生就一副枭雄之相的张旭豪岂是甘于人下的主,他一口拒绝丝毫不留回旋的余地,“他们还是有敲钟梦想。”后来回忆这事,王慧文笑着说。

既然对方不肯卖,王兴决定自己干,于是11月,美团网旗下的网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正式上线。

由这时开始,外卖这条赛道开始热闹起来,进入群雄逐鹿的草莽时代。

三国杀

作为连续创业者,上过战场的王兴很清楚,“很多细分领域会经历多进4,4进3,3进2的过程。多进4就像百团大战、百车大战、百播大战,新机会出现时,一堆人冲上去,一段时间混战后可能有4家初步胜出,通常是BAT加上创业公司里的胜者。”

从团购大战中尝到甜头的王兴,此时野心勃勃,他在下一盘大棋,于是出现酒店、电影、外卖、KTV、丽人、母婴、保洁等十余项垂直品类,也就是所谓的“无边界”。

深谙此道的还有大众点评的张涛。在美团上线外卖一个月后,大众点评也神不知鬼不觉地上线外卖产品。

从团购杀到外卖,都是烧钱的事,此前曾婉拒过腾讯的张涛想清楚了一件事,背后站着阿里的王兴此后依旧会成为劲敌,想跟王兴火拼,必须找到靠山,于是他想到了马化腾,终于在中间人的撮合下,腾讯入股点评。

有意思的是,阿里、百度随即加入。2013年,早已投资了美团的阿里,不愿躲在后面,于是斥资70亿合并淘点点蚂蚁金服做新口碑网,意欲亲自上阵分刮外卖市场的一杯羹。

百度紧跟其后,2014年李彦宏高呼着要从“连接人与信息”向“连接人与服务”转型,彼时在国内一片大热的O2O成了首要目标,于是李彦宏从陈一舟手中买下糯米网,并宣布将投200亿做百度糯米,随后百度外卖正式上线。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拉拢张旭豪一事,王兴没成,反倒张涛成了。

在大众点评试水外卖屡屡碰壁之后,不甘心就此罢手的张涛心生一计,跑去上海交大约见张旭豪,两个上海人一起喝了顿下午茶,聊得相当顺畅,当天张旭豪便给出回复接受张涛8000万美元的投资。

这两个上海人在共同的敌人面前终究还是走在了一起。

至此,BAT全部入局,外卖的局面由群雄逐鹿进入三国杀阶段:饿了么、美团、百度外卖,他们背后分别是腾讯支持的大众点评、阿里、百度。

外卖市场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战火由校园蔓延到白领市场,烧钱演变成了竞争的主要元素。

双雄争霸

互联网江湖的诡谲之处,就在于永远猜不到结局。

就当众人以为三方将要鏖战好长一段时间时,局面发生了突变,破局者是王兴。2015年烧钱大战如期上演,但王兴和张涛这两个由团购时代开始就拼的你死我活的人,竟然放弃昔日恩怨,坐在一起,上演“一笑泯恩仇”戏码。

终于,美团和大众点评成了一家。这场合并搅动的不仅仅是团购市场,而是整个O2O市场的重构。随后,阿里与王兴的关系破灭,转投饿了么,而美团点评的金主变成了腾讯。

饿了么与美团的战事,再度升级。张旭豪和王兴都是骁勇善战的主,此前多次交手胜负未分,现如今双方交换了金主,自然有恃无恐。

除了疯狂攻城略池,在补贴大战上,双方更是打得不可开交,愈演愈烈。当时,双方的打法就是,只要一边每单补贴2元,另一边就补3元。等到这边3元补贴活动结束,那边马上加码到3.5元,迅速收割用户。从3元到5元,节节升高,这种没完没了的胶着状态玩下去没有尽头。

有意思的是,后来者百度外卖对这两个对手发动的冬日战役不为所动,只默默耕耘自己的白领市场,因此牢牢占据了北京市场。可是,百度外卖这个“富二代”终究稚嫩了一点,在成绩面前竟然放松警惕,转而把很大一部分人力、财力放在搭建外卖生态链上。此外2016年春节,当饿了么、美团全力备战时,百度外卖竟然给员工买票回家过年,此举造成的后果是,春节过后,百度外卖市场份额逐渐下跌。

更惨的是,由于需要持续输血而未能造血,百度外卖逐渐沦为百度的“弃儿”,失去支援的百度外卖,市场份额一路下跌,直到2017年成了饿了么的囊中物。

张旭豪这招“联吴抗曹”,使得外卖市场上以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各据一方的三足鼎立之势不再存在,此后就是饿了么与美团之间的角逐。

于是,外卖市场自此告别三国杀,进入双雄争霸,由32岁的交大生张旭豪和38岁的清华生王兴两位枭雄领衔,而他们身后分别站着阿里和腾讯。

王兴称之为“下半场”。

下半场的战事,依然跌宕起伏。在BAT三足鼎立的格局下,后起之秀往往容易沦为棋子。果不其然,下半场刚开打,阿里宣布全资收购饿了么,场上的主角变成了美团和阿里,王兴不得不正面迎战昔日金主阿里。

如今,王兴携着美团赴港敲钟,美团成为继BAT后的第四大互联网公司。

可以预见,这又将是一场硬战!(来源:投中网 编选: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近年以来,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达令家、达人店、爱库存、好衣库、洋葱海外仓、好物满仓、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商分销模式快速崛起,也吸引了包括网易推手、阿里巴巴“微供”、京东“微选”、唯品会“云品仓”、寺库“库店”等“头部平台”均已入场。同时由于野蛮生长、层级不清,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乃至工商千万元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