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新媒体与智库平台
当前位置:100EC>新零售>“盒马”们的传送带还转吗 传送带不是万金油
“盒马”们的传送带还转吗 传送带不是万金油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3日 10:04:45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盒马鲜生开创的传送带模式成为诸多零售创新企业效仿的对象,但在具体门店实际运营中,表现出的成效却是一言难尽。北京商报记者日前走访美团新零售业态小象生鲜方庄店时注意到,在工作日下午的一个小时内,店内天花板上的传送带始终没有转动。而当周末时段记者再次走访时,该店的传送带不仅没有转动,且线上订单全程由人工拣货并送至配送区。为此,记者又先后走访了地球港与盒马鲜生等多家门店,发现各店的传送带虽然在运转,但订单密度和拣货员的工作效率也各有不同。安装悬挂链传送带并不难,但如果只是简单的照搬形式,缺少对订单、人员、路径等统筹分析、合理调配,这对于企业来说得不偿失。

“形似”的传送带

传送带转动得流畅与否将新零售门店的线上订单情况展露无疑。日前,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部分新零售门店的线上订单并没有想象中的“红火”,反而看到的是时有卡顿的传送带、零星的包裹以及手忙脚乱的拣货员。

以美团的小象生鲜方庄店为例,北京商报记者于上周工作日下午在门店内看到,该店内天花板上的传送带一直没有运转。但当记者于周末晚间时段再到这家门店走访时发现,传送带不仅依旧没有运转,对于线上订单,还是由拣货员直接将选取好的商品从员工通道送至打包区。小象生鲜相关工作人员对此表示,传送带在开业试运营期间曾使用,后来就停用了,最近几天正在重新调试,不过运转情况断断续续。目前,拣货员被安排的线上订单上会显示包裹最终是通过传送带运输还是由人工送至打包区。

对于新零售门店传送带的使用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又先后走访了地球港与盒马鲜生等多家门店。其中,地球港酒仙桥店的传送带是在有包裹时才会运转,但订单密度不高,在北京商报记者观察的时间段,传送带大部分时间处于静止状态;盒马鲜生几家门店的传送带运转相对持续,停顿时间不多。

拣货模式影响效率

在上述走访过程中,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虽然大多数新零售门店都安装了传送带,但各家门店在实际操作环节却有明显差异。

如在拣货方面,盒马鲜生采用的是分区、拆单拣货模式,即后台系统会将一张订单拆分成不同部分,在冷冻冷鲜食品区、蔬菜水果区等不同区域的拣货工作分别由不同的拣货员负责,拣货员根据最优路径完成拣货后,直接通过就近的升降系统将商品送到打包区,由打包员合并、打包、出货。粗略计算,整个流程的时间分配大概是拣货3分钟、传送带运输3分钟、合并打包3分钟,而盒马鲜生对消费者的承诺是30分钟送达,这意味着有近21分钟的时间会留给配送员。

对比来说,小象生鲜则是由一个人负责拣完一张订单上的所有商品,一个订单里可能只有一件也可能有一二十件商品,因此拣货时间很难做到标准化。

“今天有一个订单送到我手里后只剩下一分钟了,那我飞也飞不到地方啊。”一位小象生鲜的配送员表示,即时配送订单从派发到送达设定的时间是30分钟,但是有时候拣货、打包完成后送到配送区剩下的时间就已经不多,因此他每天都会有好几个超时的订单。

据北京商报记者观察,目前小象生鲜的拣货员捡完一张有10件商品的订单大致需要10分钟。此外,在小象生鲜方庄店内,从烘焙区到冷藏柜,拣货员需要在整个卖场穿梭寻找商品,这也意味着需要熟记全场5000-6000个SKU的位置,有些拣货员甚至用手抄商品名的形式强化记忆,这导致订单的履约效果难以保证。

单量不足成本承压

不仅是运营模式上的差异,当前北京市场上的新零售门店内的订单量情况也存在较大差异。举例来说,据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盒马鲜生小营店目前工作日每天的线上订单量为3000多单,而小象生鲜方庄店目前每天的线上订单量约为五六百单,相差大概5倍。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于上周五下午在盒马鲜生小营店的配送区看到,约有50-60名配送员在准备接单,除了盒马自有配送员工外,还有点我达的配送员补充。据这些配送员介绍,工作日期间每人每天大概能送四五十单,周末有促销活动的时候单量还会更多,配送员也会增加到近百人,每个人每天能送六七十单。

而据小象生鲜的配送员表示,小象生鲜在刚开业时活动力度比较大,基本上处于爆单状态,当时美团从方庄区域的四个配送站总共抽调了30-40名配送员,但现在不少配送员已经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只留下10余名驻店配送员,每人每天的订单量大概有四五十单。

线上订单的随时性对于零售企业运营来说,从商品陈列到拣货员、配送员的统筹都极受考验。零售业专家型媒体人陈岳峰认为,实体店做电商配送要按照实际线上订单量的多少来选择方案,盒马鲜生的悬挂链体系从理论和实际来看确实能极大提高门店运营和物流配送的效率,但是一套悬挂链体系的投入成本是很高的,线上订单没有达到一定规模的话很难抵消投入的成本。

传送带不是万金油 

尽管传送带近乎成为新零售门店的标配,但显然新零售企业还需要对它加以熟悉。盒马鲜生CEO侯毅此前曾公开表示,盒马鲜生的零售系统是近500位研发人员用一年半的时间研发出来的,关键点是通过数据驱动实现从前台到后台,从线上到线下的无缝衔接。

对此,陈岳峰表示,悬挂链体系在盒马鲜生内部已经跑通,从拣货到打包、配送都有具体的模块化、标准化分工,整个解决方案都相对成熟,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拿来就能用的。其他企业模仿后在没有结合自身情况将系统跑通的情况下,更多只是一个外在形式。后台系统的支撑达不到,则很难把线上线下真正协调起来,在短期之内也很难发挥出传送带的效率,可能还不如人工拣货速度快。

实际上,对零售创新的定义并不是用一条传送带就能诠释的。核心的原则还是要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如对于传统实体零售商来说,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盒马鲜生部分门店的线上业务占比已经超过50%,而对比来说,目前多点在物美的门店销售占比为10%左右,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传送带的安装成本和实际应用成效,悬挂链系统对物美来说就未必划算。

在陈岳峰看来,盒马模式复制到大润发的话会非常快,但是对于大部分零售企业来讲并不具备相应能力。传统零售做电商首先考虑的还是以门店业务为中心,然后叠加线上业务,这与电商企业的思维方向完全不同。若门店的线上业务占比没有达到一定比重,其实也没必要都加上悬挂链体系,需要的还是找到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更适合自身的解决办法。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悬挂链和传送带的应用只是适应当前商业阶段的一个比较好的方案,但也未必会成为固定、长远的存在。对于盒马鲜生来说,如果线上订单量不断增多,单量占比甚至超过七成以后,那线下门店有可能将不再需要太大的展示面积,也可能通过无人机等智能设备就可完成拣货。(来源:北京商报)

近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一年一度的《2017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下载:www.100ec.cn/zt/17wlls)。报告重点跟踪:1)综合电商类:天猫、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拼多多、国美在线、亚马逊中国、当当等;2)进口跨境类:网易考拉、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洋码头、海外购、丰趣海淘、小红书、YOHO、寺库、达令、蜜芽、宝贝格子、聚美优品;3)社交电商类:拼多多、云集、有赞、小红书、什么值得买、美丽说、蘑菇街;4)生鲜电商类:7FRESH、盒马鲜生、永辉超市、超级物种、易果生鲜、苏鲜生、每日优鲜;5)母婴电商类:美囤妈妈、红孩子、蜜芽、宝贝格子、辣妈帮、宝宝树;6)淘品牌:韩都衣舍、御家汇、小狗电器、三只松鼠、汇美集团、裂帛、十月妈咪、丽人丽妆:7)物流快递类:顺丰、申通、圆通、韵达、汇通、中通、菜鸟网络、京东物流。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