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麻策:高额打车费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价格透明度上
麻策:高额打车费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价格透明度上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6日 13:22:34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摘要: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腾智律师事务所电子商务部副主任麻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时告诉记者,上述高额打车费的出现,主要问题还是在价格透明度上,“所谓的价格透明,除了要求商家明码标价,也要列出具体的构成,比如一口价,可能有好几个价格构成,这些都要做一个明显的提示。”麻策还指出,专车服务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即使是选择最贵的服务,在如此短距离的车程下,价格也明显高于普通的市场价格,“因此运营方,要作更加明显提示,又或是作出二次验证,明晰收费细节。”

以下为报道原文全文:《去哪儿自营专车“一口价”宰客 19元路程扣款125元》

春节期间,南都记者曝光了去哪儿自营专车“一口价”服务的奇葩经历,从广州华南师范大学本部至广州火车东站的一段行程,原本19元的车费涨至125元;预订的去哪儿自营专车,却变成了滴滴快车,其中所谓的“春运期间司机补贴”也不知资金去向。上述遭遇曝光后,在网络上引起了数百万网友的转发和讨论。

近日,南都记者继续深入调查了解到,类似的现象并非去哪儿一家,南都记者近一个月来通过去哪儿、携程同程、飞猪等在线旅游(简称:OTA)平台预订专车进行亲自体验后发现,和普通的网约车平台相比,同样的乘车时段、同样的行程,OTA的专车价格却不同程度溢出,仅4公里的路程,溢价额就高达数十元。其中,溢价最高的,仍然是去哪儿。

近年来,各大OTA企业纷纷上线打车业务,携程、去哪儿、同程等平台都有一部分自营专车,以接送机、接送火车站为主打,并在App首页有明显的入口,但由于车源之复杂,“一口价”服务开价之高昂,让消费者频频中招。

专车自营服务“挂羊头卖狗肉”

南都记者在春节前夕的春运高峰,通过去哪儿App预约专车,在广州曾进行了测试对比。

进入去哪儿App的“专车·租车”页面后,可以看到有专车、拼车、打车、租车等选项。南都记者选择专车一栏,起点或终点只能选择广州各大火车站以及白云机场(15.980, -0.01, -0.06%)。在专车选项中,去哪儿的车源只有一种,即自营专车。

南都记者下单后,去哪儿委派了一名距离记者五六公里驾驶日产天籁的自营专车司机。不过,该司机并没有选择前来接客。随后,去哪儿自动改派了另一台更近的空车前来接记者。数分钟后,南都记者收到来自去哪儿的短信,此短信却显示,用车服务商调整为滴滴,同时提醒该订单“价格不变”。

本来预约的是相对高端的专车,可前来接记者的,却变成了低一档次的滴滴快车。“刚才接单后,滴滴平台提醒我这张订单不会给我垫付,我不知道这是来自去哪儿的订单。”前来接客的滴滴快车司机马师傅表示。南都记者事后调查发现,在去哪儿专车的预订页面中,只提及“当您选择的车型无人接单时,我们会为您派发其他车型”,却并未提及委派其他平台的车辆。

就这样,去哪儿“借来”了一辆滴滴快车,完成了一次按照自营专车标准收费的服务。

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实OTA自营车辆很少,专车服务一般都是与知名网约车平台合作,并非自营。比如,去哪儿和滴滴、易到等合作;飞猪和首汽、A A租车等合作;而携程的合作方则为即刻专车、滴滴、首汽等。打开他们的同一打车页面,甚至会出现五六个车源选项。

近一个月来,南都记者在OTA平台测试各家的自营专车后发现,在多次的订单中,只有一次来的是OTA的自营专车,还是提前一天预约确定的。而其他订单,预订了携程专车,来的却是首汽约车;预订了同程专车,最后接单的又是滴滴专车司机。

“应该是同程的专车没人抢单,于是就转到滴滴平台,滴滴平台再派给我们。”在其中一次同程专车的体验测试中,前来接客的滴滴专车司机古师傅告诉南都记者。“OTA过来的单会按企业级订单来处理,按平台选择的车型派发给专车或快车级别的车型。”某专车平台的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这点也可以从携程专车司机口中得到证实,“携程的司机是抢单的,如果没有自营司机抢单,就同时发布到各种打车平台去。”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携程专车司机告诉南都记者,为了便于安排时间,他一般只抢预约单,“广州携程只有大约1000名自营司机,临时下单基本都会派给其他平台。”

19元的路程却扣款125元

相对于“货不对板”的专车服务,OTA专车的价格虚高,更让消费者扎心。

春节期间,南都记者预订了去哪儿专车行程,从广州华师至广州火车东站,预订时选择了“马上出发”的一口价服务,可南都记者还没坐上车,信用卡就已经被扣费125.6元,当时这笔费用并无任何明细。

可当行程结束后,南都记者再次打开去哪儿查看费用明细,清单上列明,此次行程的距离为4.1公里,由于路况畅顺,耗时也仅为10分钟。清单还详细显示了一口价实际为92元,加上当时春节溢价补贴司机65元,合计157元,南都记者使用8折优惠券后,实收125.6元。至于一口价92元的构成,去哪儿没有任何说明。

但“吊诡”的事情也在这时候出现,负责这趟行程的司机马师傅向南都记者展示的滴滴司机客户端却显示,此次行程的实际费用仅为19.4元,与南都记者实际的付款差106元。不仅如此,与南都记者在去哪儿A pp上的“专车订单”不同,滴滴司机客户端则显示记者为“快车乘客”,按照滴滴现行的计费规定,这张订单的起步价为10元,每公里的费用为2.3元,计算后总价确实为19.4元。

事实上,即便是滴滴、易到、曹操、神州等专车平台,同样的时间,上述路程的费用也只有20-35元左右。甚至是去哪儿自营专车(非一口价)的价格也不可能高达92元。在同时段,南都记者事后也测试了通过去哪儿“打车”预订的自营专车业务,经济型“9元起步+4.2元/公里”,舒适型的“18元起步+3.2元/公里”等,若在相同的时间从华师至广州火车东站,去哪儿自营专车费用也只有30元左右。

类似问题同样出现在同程、携程、飞猪等平台。

3月12日,南都记者测试了同程自营专车,来接客的仍然是滴滴专车。这趟行程中,南都记者同样选择了“马上出发”,从华师至广州火车东站的一口价服务,同程也是在行程还未开始就扣去了43元费用。但最终,滴滴司机的客户端却显示,整个行程费用为21 .59元,算上滴滴平台的佣金,南都记者这趟行程的实际费用在25元左右。这次行程中,同程专车多收了18元。

去哪儿出自“同门”的携程,其页面上“马上用车”自营专车服务没有一口价选项,但如果预约一小时及以后的自营专车,就会有“一口价”。南都记者选择同时段,同样从华师至广州火车东站行程,“一口价”价格在65元以上,此外乘客取消订单,还要被扣除69%的预付款。

飞猪和途牛在广州没有自营专车业务,他们的专车服务主要由供应商提供,但不接受“马上出发”。南都记者测试发现,相同条件下,华师至广州火车东站的专车,其供应商一口价的最低报价也在45元左右。

“一口价有很大水分,有时候乘客一口价支付160元,我们只收到150元,还要再减提成,这扣的10块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对于一口价,上述携程司机自己同样疑惑重重。不过他表示,由于携程对司机取消订单处罚严重,因此他们司机也不敢取消乘客的约车,“如果取消订单,平台要罚500块,还要赔偿乘客双倍车费,如果车费200块,加起来接近赔1000元,一天就白跑了。”

车费溢价部分被OTA吞了?

近年来,由于国内机票利润空间减小,加上全行业捆绑销售的影响,专车服务逐渐成为OTA们寄予希望的新增长点。去哪儿早在2016年初宣布成立专车事业部,携程则在去年9月的一场供应商大会上介绍,专车服务城市已经超过150个,希望2018年专车订单量能突破1亿。

不过,即使引入了供应商,OTA平台的自营专车依旧有限。为此,引入大量网约车平台合作,已成为各大平台的“常规操作”。上述专车平台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作为专车提供商的网约车平台,跟OT A的结算实际上跟普通用户打车一样,“比如一单快车实际打了15块,网约车平台依旧只结算15块。”也就是说,一口价的溢价部分,最终都被截留在OT A平台。

古师傅对这一说法也表达了认同,“我们从来不会按照乘客的订车价格进行提成,我这里显示多少钱,就是多少钱,跟我跑一单普通的滴滴专车收入一样。”

此前,携程和去哪儿回应南都记者时曾指出,春节期间的补贴红包会逐渐以不同形式发放。但对于补贴,滴滴司机马师傅“悲观”地表示,由于是跨平台接单,溢价与春节期间的红包很难进到滴滴司机的口袋。“所谓补贴给司机的‘ 红包’,司机其实并不知情。”春节期间向南都报料的杨先生认为,这不仅导致消费者多付车资,司机收到的车费也跟平时无异,更像是一种“变相涨价”。

律师说法

一口价价格构成需清晰

被扣除高额打车费后,南都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向去哪儿客服反映。一小时后,有去哪儿客服专员致电解释,称该订单为去哪儿专车服务,“一口价”不涉及费用纠纷或上涨,故无法处理。

针对这种情况,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腾智律师事务所电子商务部副主任麻策告诉南都记者,上述高额打车费的出现,主要问题还是在价格透明度上,“所谓的价格透明,除了要求商家明码标价,也要列出具体的构成,比如一口价,可能有好几个价格构成,这些都要做一个明显的提示。”麻策还指出,专车服务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即使是选择最贵的服务,在如此短距离的车程下,价格也明显高于普通的市场价格,“因此运营方,要作更加明显提示,又或是作出二次验证,明晰收费细节。”

广东省互联网经济研究会执行会长、律师蒋文彪则向南都记者表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上述价格信息披露不充分、对消费者的提示不够,以及价格不公平,已经涉及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蒋文彪也认为,以去哪儿A pp的影响力,其页面设置不利于消费操作,也容易导致消费者的权益受到侵害。(来源:南方都市报 文/钟键挺 蔡辉)

近年以来,以达令家、达人店、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楚楚推、有好东西、全球时刻、闺秘mall、脉宝云店等未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信微商分销渠道快速崛起。同时由于行业“野蛮生长”,导致“良莠不齐”,也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不少平台也因此受到市场监管部门行政处罚(详见独家专题http://www.100ec.cn/zt/sxcx/)。网络传销因手段隐蔽、涉众群体广、标的虚拟化、违法成本低、首脑高智化等特征处于监管“灰色地带”。近十年来,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微信ID:i100EC)一直坚持通过发布预警、案例披露、热点评论、媒体曝光、调查报告、工商培训、咨询诊断等多元化方式,为电商行业激浊扬清,为国民保驾护航。

股票名称/代码
$/总资产
$/营收
$/净利润
  • 阿里巴巴BABA.US
  • 1092亿
  • 385亿
  • 94.5亿
  • 京东JD.US
  • 282.6亿
  • 557.4亿
  • 7.7亿
  • 唯品会VIPS.US
  • 583.2亿
  • 112.2亿
  • 0.4亿
  • 宝尊电商BZUN.US
  • 4.60亿
  • 6.40亿
  • 0.3亿
  • 聚美优品JMEI.US
  • 7.60亿
  • 8.90亿
  • -0.06亿
  • 寺库SECO.US
  • 3.60亿
  • 5.80亿
  • 0.03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