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国家战略智库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生意宝 ·生意社 ·官方微信 ·专题
综合
SAAS  |跨境
钢铁网 上市|化塑
大宗品 工业|B2B
零售
B2C|海淘 时尚|珠宝
三农|母婴 女性|食品
美妆|百货 生鲜|鞋服
O2O
房产|教育 团购|餐饮
社区|家居 汽车|差旅
医疗|婚嫁 智能|影视
金融
电商金融 保险|支付
众筹|P2P 政策|企业
消费|理财 银行|征信
智库
报告|数据 法规库
研报|案例 企业库
百科|运营 论文库
人物
网红|专家 企业家
人才|培训 微博库
快评|明星 记者库
服务
法律|维权 淘宝|曝光
营销|物流 传媒|导航
思维|品牌 微商|会议
当前位置:首页 > > 生活服务O2O > 外卖小哥的生死时速:无法停止逆行 为了钱 只能冲

外卖小哥的生死时速:无法停止逆行 为了钱 只能冲

http://www.100ec.cn  2017年09月02日10:29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人才招聘 产品服务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上海,每2.5天,就有一个外卖小哥伤亡。逆行、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背后,是外卖小哥职业的内在矛盾:他们必须严丝合缝才能完成任务。某种程度上,收入与危险成正比。

  “我现在到您公司楼下了,两分钟送上去,我可以先点已送达吗?”

  中午,上班的你会可能会接到这样一个电话,来自外卖小哥。争分夺秒配送后,他还是未能在规定时间前将餐送到你手上。简单的一个商量电话,背后是他可能被罚款的担心。

  如果他没有给你打这通电话,私自点了“已送达”,两分钟后将外卖放到你的手中,你便可以投诉,平台会对这位小哥进行500元的罚款。

  订餐高峰期,外卖小哥的时间和收入就是一对张力十足的博弈战斗。

  无法停止的“逆行”

  王阳(化名)是大半年前来的百度外卖。他今年21岁,脸瘦瘦的,眉毛很浓,皮肤被太阳光晒得黑红黑红,红色的工作服宽大地罩在瘦削的身上。王阳是承德人,来北京两年了,之前在过家具厂,当过保安,待过饭店。

  王阳先后买过两台车,第一台车花了4700元,上岗没多久就牺牲了。“点背。让人撞了,我逆行,负全责。”王阳当时从东十里堡开过来,在朝阳北路上逆行着走,有辆车撞了他的车尾巴,车滑出去,王阳又撞到一个等红灯的老太太,“他撞我,我撞她。”王阳把老太太送到医院,赔了两千多医药费。

  王阳自己也受了伤,脚被砸肿了起来。“我自己忍忍就算了”,说着他又是一阵哈哈笑。

  事故发生后,王阳的车因为没有证也没牌照被收走,要不回来了。王阳没钱,借钱买了第二辆车。这辆车3500元,比第一辆要便宜不少。才开了半年,现在看来,这辆车也完全没有新车的样子,整辆车蒙着一层若有若无的灰尘。

  现在,王阳的脚已经好利索了,他低头看看自己穿着板鞋的脚,庆幸它“没废,没毛病”。

  王阳后来还出过一个次的交通事故,人和车都倒了,但没受伤,他还是一边说一边笑,“人结实,没毛病。”

  在这之后,王阳走这条路时依然逆行。

  吃过苦头的并不是王阳一个人,邹方(化名)也曾在这条路上逆行,被饿了么的品控拍照上传到公司,罚了他1000块。

  外卖公司会监督外卖小哥是否遵守交通规则,每天早上九点半开晨会都要反复强调,品控也会不定时地出现在大街上,举着手机拍照。时不时就会有外卖小哥被传照片,罚款。

  邹方今年40岁了,和王阳一样,他的皮肤也是黑中透着红。邹方说这条路,没有人不逆行。如果不逆行,绕路需要10分钟。被罚款之后,邹方想过申诉给要回来,但申诉的过程繁琐,“我也不清楚到底该怎么申诉”,再加上自知理亏,也就作罢了。

  这之后,邹方依然在这条路上逆行,为了赶时间,他“考虑不了那么多”。而王阳则说,罚款风头最盛的两天里,自己绕道了,后来发现大家都还在逆行,就也跟着继续这样了。

  一单7元,但一不小心就会罚款

  为了能够更好地服务用户,外卖平台和公司制定了很多规则和制度,有激励,也有惩罚。这些激励和惩罚,本身是出于善意,同时也成为了外卖小哥们逆行、违反交通规则的主要原因。

  赵城(化名)来北京两年多,之前在小平台和店里做配送员,半年前才做了饿了么的蜂鸟“外卖小哥”。

  一直在做配送员,赵城说是因为“钱多一点。送外卖,只要你做的多就拿的多,不怕辛苦就行。”

  赵城每个月能拿六七千,其中3000元是底薪,一个月跑够400单,就能拿到底薪,剩下就是每一单的提成了。据赵城所说,目前他送一单7块钱。实际上,这7元并不是固定的。比如,当完成500单时,多出来的100单,一单6块钱,那么工资就是3600元。

  各平台算法不同,但有个道理是通用的:单越多,超出的部分提成也就越高。

  所有的平台都会把外卖员分等级,等级完全来自用户的好评,基本上是青铜、白银、黄金、钻石这一类王者荣耀的级别词,只是有的称作骑士,有的称作骑手。“青铜,每一单多一毛,钻石,每一单多5毛……”邹方曾经这样解释过。但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哪一级,他打开手机一看,才想起来是铂金四级,“只管多送就好了”。

  24岁外卖小哥张方勇成WBA青年拳王,曾一天送69单外卖。@视觉中国

  除了为赚更多钱以外,赵城谈起逆行以及伤亡的新闻时很无奈。“时间卡的太紧,我们的规章制度特别严,一个投诉电话就罚500。”

  赵城说,罚的最严重的就是外卖员提前点了送达,罚500。投诉一般来说,会被罚200,但也分情况,有时候也会500,有时候会飙升到2000元。关于这一点,百度外卖的王阳倍感认同,“客户打电话投诉你,只要四个字:态度不好。两千就没。”

  前两天下雨,赵城特别忙,平日最多接40多单,那天接了80个单。“这边还没送完,就又给分配了新的。等赶紧赶到餐厅,20分钟已经没了,结果餐厅也很忙,出不了餐,一等又是20分钟,等拿上餐就只剩20分钟,怎么一次送完8个餐。往车里装的时候,急的满头汗。”

  赵城说起这些来,自己也感到十分难。“所以,有时候逆行或者闯红灯,真的没办法,一分钟都变得很长,能决定你有两个单会不会超时。”

  关于超时,赵城说,提成会减半,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最坏的是客户给差评。下雨那天,赵城从中午一直忙到晚上,中间没有时间喝上一口水。当时有一个外卖,迟了半小时,“我道了半天歉,一下楼人家就给了我一个差评。”这一个差评,赵城被罚了20块钱。

  除了各种各样的罚钱,被偷餐、被偷电瓶也时有发生。也是下雨的那一天,路峰(化名)在新天地送餐时,三份餐连着送餐箱都被偷走了,他原价赔了客户200多。“啥也没赚着,还倒赔200多,白淋雨了哈哈哈。”路峰一边说,一边自嘲地笑。

  干的时间长了,对路线熟悉之后,外卖小哥会越来越顺手。赵城说自己有时候能在5分钟送完三个单,他指着后面的写字楼说“15层以下,我都不会等电梯,直接爬上去。”中午电梯也是高峰期,一等10分钟就过去了,“等不起,只能跑。”

  说回逆行、不遵守交通规则,赵城说自己还没有受过伤,他只说自己跑得腿疼。他心里明白得很,“你赚再多钱,出个什么事,根本不值当。”所以赵城不闯红灯,但逆行免不了。“逆行的时候我也害怕,看到有车过来,我就会停住让他先走。实在是没办法。”

  自由和归属感都是虚的

  21岁的王阳,在百度外卖待的不开心。他说自己刚过来时,经常跑到半夜两点,早上七点起来接着干。“我这人点背,人家能跑20多单,我最多5单,你说心里能平衡吗?而且,一来单就是远单。”

  “你看现在人家都跑单,我还没单呢。”王阳说这话时,看着太阳眯了眯眼睛,摸了摸系在腰上的腰包,那里面是接单的手机。这会儿已经是上午10点50分,距离11点的高峰期不过10分钟,不少外卖小哥已经开始奔走。

  除了派单上一直运气差,王阳说这份工作很不自由。

  他指着自己,说每天都要穿黑裤子、工作服、戴头盔,餐食放在餐箱里,QC(质量控制)每天盯着拍。如果餐食没有放在餐箱里,被拍到就罚125元。如果上班没穿工作服,会最多封七天,“这七天,不能接单,要到总部去学习。”如果不去学习呢?“钱拿不到,把号封了,以后也做不成外卖员了。”王阳说每个外卖员都有一个号,这个号捆绑着手机号和身份证号,封了之后就注册不了,就算离开百度外卖,也去不了饿了么和美团

  王阳年轻气盛,觉得有些顾客“很不好伺候”,有时候餐厅出餐出了问题,也会有顾客给他打电话把他臭骂一顿,为了避免之后的差评,王阳又得忍着“要不是这个工作,我就骂回去了。”

  40岁的邹方对待差评的态度倒很看得开,“有的顾客,就算你准时送到,他看你不顺眼也给你个差评。”他停顿两秒,接着说“但还是好的(顾客)多”。

  前两天的下雨天,有一单邹方超时了40分钟,“人一开门给我端杯热水,里面泡着大红枣让我喝。我也没时间喝,手里还有好几个单,本来就超时了,我说太感谢了,把门关了就走了。”下雨那天,北京才15度,邹方一边说一边嘿嘿笑“就这一次,给我感动得不行。”

  虽然订单会多很多,邹方不喜欢下雨天,送的慢。路滑,很多人不看路,也不敢太急,“还给浇雨”。

  昆明主城区突降暴雨,市内严重内涝,外卖小哥涉水送餐。@视觉中国

  王阳说自己最大的爱好是看小说。问他以后有什么规划,他第一反应是“能多看两本好小说”,想了一会儿,又有点害羞地说家里一直催他成家“那就找个眼瞎的吧,能相中我的女孩谈个对象。”最后,他说要好好干活赚钱。

  边开车边刷手机的外卖小哥也有,为的是不停刷新定位,让定位跟着自己走。“要不然你都在天街了,系统给你派个欧尚的单,你再回头去取根本赶不过来。”

  所有的外卖小哥都知道应该遵守交通规则,生命和安全永远摆在第一位。但矛盾在于,外卖小哥的工作里,时间意味着提成、意味着罚款、意味着差评,甚至意味着用户的尊重。所以每一个高峰期,都需要集中注意力,全速前进,和时间赛跑。每天在马路上来来往往,出事故的概率也就大大提升。

  也许这是所有体力劳动者面临的工作环境的尴尬之处,收入与人身安全有时候会直接挂钩。平台一边做着激励,一边做着考核和惩罚,双向的压力会让人不可抗拒地倒向利益最大化的那一边。

  在这个年交易额超过2000亿元的外卖市场,外卖小哥站在链条的尾端,也是底端。

  说着,王阳的手机终于响了,来了一单,他一边嘿嘿笑,一边从腰包拿出手机,点开是远洋一方的单,一份卤肉饭套餐,他撇着嘴说:“又是一个远单,真不想接。”(来源:AI财经社;文/郑亚红)



    9月19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7年(上)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数据监测报告》(全文下载:www.100ec.cn/zt/17jcbg1)。报告发布了2017上半年中国电子商务及各细分领域发展现状等,包括:B2B电商、零售电商、生活服务电商、跨境电商等。涉及的主要电商平台包括:1)B2B电商平台:阿里巴巴、慧聪网、环球资源、上海钢联、焦点科技、生意宝、环球市场、金泉网、金银岛等。2)零售电商平台:天猫、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国美在线、1号店、亚马逊中国、当当网、聚美优品等。3)生活服务电商平台:美团、饿了么、携程、去哪儿、猫眼电影、百度外卖、艺龙、驴妈妈、淘票票、飞猪、摩拜单车、易到用车、同程旅游、马蜂窝、途牛旅游、艺龙旅行、穷游网、百合网、洗衣邦、滴滴出行等。4)跨境电商平台:亚马逊、eBay、全球速卖通、敦煌网、Wish、大龙网、跨境通、小笨鸟、价之链、通拓科技、傲基电商、有棵树、兰亭集势、洋码头、天猫国际、宝贝格子、苏宁海外购、聚美优品、京东全球购、亚马逊海外购、1号店全球进口、国美海外购、蜜芽、宝宝树、美囤妈妈等。

「关键字」郑亚红 外卖 饿了么
版权声明
   (1)凡本中心注明“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或带有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水印LOGO的所有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及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 ,其版权均属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中心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与本中心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违者本中心将依法追究责任。
   (2)转载或引用本中心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中心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中心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3)对于不当转载或引用本中心内容而引起的民事纷争、行政处理或其他损失,本中心不承担责任。
   (4)凡本中心注明“来源:xxx(非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文/图等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中心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5)关于本中心发布的用户投诉稿件,信息均由用户通过本中心投诉通道提供,本中心不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内容真实性有误,请与本中心联系,本中心将在核实后进行处理。
   (6)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中心内容者,本中心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7)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中心联系的请发送相关内容至邮箱:news@netsun.com)
   此版权声明解释权归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所有。
生态型企业:更多>>
图书出版
  • 电商报告
  • 投诉曝光
  • 热点专题
曝光专区:更多>>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NEWS@netsun.com  详情点击
新闻发布 投稿爆料 案例分享 数据报告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BD@netsun.com
广告投放 培训演讲 微信合作 会议合作
有以下事宜,请联系:B2B@netsun.com
专家申报 政府课题 园区招商 跨境电商
以下企业,请联系:B2C@netsun.com
B2C电商 服务商 品牌商 仓储物流
以下企业,请联系:JR@netsun.com
银行金融 支付 P2P 理财 众筹 VC/PE
以下企业,请联系:O2O@netsun.com
O2O 餐饮外卖 在线医疗 旅游出行
以下人士,请联系:TOUSU@netsun.com
网购投诉 律师/司法 媒体记者 网络安全
行业/频道: 产品/服务: 数据/研究: 导航/平台:
政府 全球电商 部委|省市 法规|会议 信息化
零售 B2C|传统 网购|团购 C2C|品牌 开放平台
行业 B2B|外贸 O2O|物流 营销|移动 互联网
金融 金融|支付 上市公司 P2P|基金 投融资
专家认证 融资顾问 法律顾问
电商培训 政府顾问 园区服务
广告|营销 会议服务 报告订制
媒体服务 记者服务 会员入驻
数据|报告 图书|案例
运营实战 分析师|专家
信息图|人物 互联网研究
B2B研究 B2C研究
政策文件 法律求助
投诉维权 曝光台
企业库 B2B导航
网购导航 打折促销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投稿撤稿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 人才招聘 独家专题 中心微信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