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门户 互联网+智库
当前位置:100EC>媒体评论>赵占领:直播涉黄 谁在打擦边球
赵占领:直播涉黄 谁在打擦边球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1日 09:24:02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讯)  摘要:日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在接受财新网记者就“网络直播”采访时表示,这两年网络直播发展很快,乱象也比较多,而涉黄执法相对不足。整体来说,“监管比较薄弱,而这又与直播模式有很大关系。”

  赵占领解释,“直播是实时性的,直播平台很难做到技术过滤,很大程度只能通过人工排查,需要的人力压力较大。加之直播平台众多,很难做到对所有主播的实时监控。”

  赵占领介绍,除了严格执法外,现在治理的基本的思路是加强直播平台的管理责任,而这一思路与电商平台假货监管等大致一样。

  根据2016年12月1日开始施行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健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制度。

  另外,《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还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直播内容审核平台,根据互联网直播的内容类别、用户规模等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对图文、视频、音频等直播内容加注或播报平台标识信息,对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及其互动内容实施先审后发管理。

  赵占领介绍,目前直播平台承担的主要责任有实名和身份的认证,同时与主播签订合同,合同会有相应规范,比如,哪些禁止性行为等,这属于事前防范。另外,平台也会举办线上或线下的培训,事中对主播行为进行人工和技术的监控,但遗漏在所难免。最后,就是针对违法违规行为加以惩处,比如关闭帐号等。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12条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互联网直播用户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方式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基于身份证件、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的认证登记。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进行审核,并向有关部门分类备案。

  赵占领分析,对于明显严重违规,无论监管部门,还是直播平台,都比较容易查处,关键是打擦边球情况,介于非法与合法之间,不仅查处甄别困难,平台的治理积极性也未必那么强烈,“直播平台未必愿意打击这些人,甚至可能会乐于容忍放任。”

  直播平台的利益与直播者很大程度是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直播平台不希望主播从事色情或暴力等涉嫌刑事处罚的行为。但很多情况下,平台对于打擦边球很可能采取默许或者纵容态度。

  以下为该报道原文全文:《直播涉黄 谁在打擦边球》

  监管仍然比较薄弱,一定程度跟不上技术发展形势。直播平台不希望主播从事色情或暴力等涉嫌刑事处罚的行为,但很多情况下,平台对于打擦边球很可能采取默许或者纵容态度

news

  网络直播迎来爆发期,随之而来的直播涉黄问题也愈演愈烈。视觉中国

  背景:网络直播迎来爆发期,随之而来的直播涉黄问题也愈演愈烈。4月18日,北京市网信办、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联合约谈今日头条、火山直播、花椒直播,因上述网站涉嫌违规提供涉黄内容,责令限期整改。其中,火山直播、花椒直播被立案调查,对于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直播发布者,将被移送公安机关查处。据报道,下一步,三部门还将联合约谈苹果公司,要求其对“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上的直播应用加强审核。

  在此之前公布的典型案例中,北京“夜魅社区”多名主播从事的网络直播表演中含有违禁内容,涉案金额巨大。2月17日,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依法关闭该平台。4月,北京市文化局依法注销该公司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江苏常州“微笑直播”平台同样因为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关闭。

  【意见领袖观点】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这两年网络直播发展很快,乱象也比较多,而涉黄执法相对不足。整体来说,“监管比较薄弱,而这又与直播模式有很大关系。”

  赵占领解释,“直播是实时性的,直播平台很难做到技术过滤,很大程度只能通过人工排查,需要的人力压力较大。加之直播平台众多,很难做到对所有主播的实时监控。”

  事实上,无论是网站、门户,还是客户端、自媒体,再到当前的直播,色情内容一直是监管的重要内容,但是,由于互联网技术带来的巨大变革,监管一定程度跟不上发展形势。赵占领说,早期门户网站只要编辑把关就能控制色情,但在自媒体或直播时代,信息发布和传播更迅速,这就尤其需要完善技术监管,不能依旧延续过去的监管手段。

  赵占领介绍,除了严格执法外,现在治理的基本的思路是加强直播平台的管理责任,而这一思路与电商平台假货监管等大致一样。

  根据2016年12月1日开始施行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健全信息审核、信息安全管理、值班巡查、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制度。

  另外,《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还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直播内容审核平台,根据互联网直播的内容类别、用户规模等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对图文、视频、音频等直播内容加注或播报平台标识信息,对互联网新闻信息直播及其互动内容实施先审后发管理。

  赵占领介绍,目前直播平台承担的主要责任有实名和身份的认证,同时与主播签订合同,合同会有相应规范,比如,哪些禁止性行为等,这属于事前防范。另外,平台也会举办线上或线下的培训,事中对主播行为进行人工和技术的监控,但遗漏在所难免。最后,就是针对违法违规行为加以惩处,比如关闭帐号等。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第12条要求,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互联网直播用户进行基于移动电话号码等方式的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进行基于身份证件、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等的认证登记。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对互联网直播发布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进行审核,并向有关部门分类备案。

  据央视报道,4月18日查处的直播平台和推广平台未能有效履行主体责任,在信息审核、应急处置、技术保障等方面存在制度缺失,在直播内容、用户分类管理、真实身份信息认证、处理公众举报等方面存在重大管理漏洞。

  “身份审核能否落实,关键取决于平台把关是否严格,尤其是不少涉黄直播往往采取更换马甲等多种方式规避监管。对于有意谎报者,甄别难度依然很大。另外,即便在某一平台被封号,涉黄主播也可能更换平台继续色情直播。”为此,赵占领建议可以强化黑名单制。

  《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黑名单制度,互联网直播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纳入黑名单的互联网直播服务使用者禁止重新注册账号。

  2016年6月,北京曾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共涉及北京市网络直播平台9家、主播40名,对名单中的主播永久封禁,不提供注册通道及直播空间。

  赵占领分析,对于明显严重违规,无论监管部门,还是直播平台,都比较容易查处,关键是打擦边球情况,介于非法与合法之间,不仅查处甄别困难,平台的治理积极性也未必那么强烈,“直播平台未必愿意打击这些人,甚至可能会乐于容忍放任。”

  “直播平台的利益与直播者很大程度是绑定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直播平台不希望主播从事色情或暴力等涉嫌刑事处罚的行为。但很多情况下,平台对于打擦边球很可能采取默许或者纵容态度。”赵占领说。(来源:财新网;文/周东旭)

5月21日,国内知名电商智库-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7年度中国出口跨境电商发展报告》,该报告对2017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进行详细的梳理,对行业发展现状、商业模式、投融资概况、发展趋势进行研究。涉及的出口跨境电商平台及服务商主要有:1)出口跨境B2B平台:TOOCLE3.0(生意宝)、阿里巴巴国际站、环球资源、焦点科技、聚贸、外贸公社、敦煌网、大龙网等;2)出口跨境B2C平台:全球速卖通、亚马逊、eBay、wish、兰亭集势、米兰网、DX、跨境通、环球易购、有棵树、傲基电商、小笨鸟、海翼股份、新华锦、百事泰、执御、通拓科技、价之链、跨境翼、赛维电商、爱淘城、前海帕拓逊等;3)第三方服务商平台:一达通、易单网、世贸通、paypal、四海商舟、飞书互动、卓志供应链、递四方、出口易、PingPong金融、汇通天下、飞鸟国际、Moneybooker、MoneyGram、中国银行、中国平安、中国邮政、UPS、TNT、顺丰、DHL、FedEx、大麦电商、外运发展、俄速通、海欢网等。

股票名称/代码
昨日收盘
涨跌幅
¥/现价
  • 002095.SZ
  • 002315.SZ
  • 300226.SZ
  • 002711.SZ
  • 002024.SZ
  • 002127.SZ
  • 002127.SZ
  • 002640.SZ
  • 300209.SZ